第三十七章 海神
作者:心何梦 更新:2019-11-16

  王御墨摇了摇头,身形缓慢的沉入深海,在他的身体表面,有一层淡紫色的光泽隔离了海水,他平静的看着幽蓝而恐怖的深海,就像踩着楼梯一般,走了下去,很快,他的身影就消失在了深海中,这个时候,一艘陈旧的古船在海中幽幽飘过,依稀可见,一个个骷髅仍然在卖力的划动着船桨,骷髅的身上,幽光闪闪。

  王御墨感受着周围的海压,不禁微微皱了皱眉,这里的海压很不正常,而且,暗流不断涌动,一般人类或者海洋生物,恐怕刚到这里,就会被暗流绞碎。

  王御墨继续走了下去,直到海底!一座巨大的城池浮现,王御墨感受着这漆黑海底的城池,不禁叹一声,庄严的黑色建筑物在城池内矗立着,街道上尽是身上布满青苔的石头人,他们一个个都抬着头,似乎空中有什么让他们恐惧的东西,有些石头人甚至慌乱的逃跑着,一切,惟妙惟肖。

  王御墨猛地吹了一口紫色能量,将海底的淤泥全部吹散,让人觉得恐惧的的画面终于浮现,千米大的巨型手掌抓着这座巨型城池,手掌布满着青色的纹路,指纹有些模糊,不可见,往下看,是巨掌的手臂,深陷在泥浆中,只有这手,还紧紧的抓着这黑色的城池。

  王御墨平静的踏在这黑色城池的陆地上,突然间,石化的力量覆盖着王御墨的身体,他落地的腿,在一瞬间被化作青石,而且石化并没有停止,而是迅速的向上攀爬着,似乎就要将他整个人都完全石化。

  王御墨微微皱眉,他微微一闪身,离开了黑色城池的范围,轻轻一震,将腿上的石化部分全部震碎。

  “啧啧,这真是恐怖的石化诅咒啊,竟然连星辰族的身体都能够石化,看来,就是神灵,如果不小心被全部覆盖了,也只能无奈被封印了。”盘老惊异的声音响起。

  就在这时,这座黑色巨城突然散发着青色的光芒,身体遍布青苔的石人们,眼中散发着绿光,他们纷纷站了起来,扭头看着空中的王御墨。

  “啊,我好痛苦啊,为什么又一次让我们从沉睡中醒来,海神啊,当初的惩罚还不够吗?一定要让我族如此痛苦吗?空中的是谁?可恶的人!为什么要将我们从美好的沉睡惊醒,面对这个残酷的现实,我们诅咒你,诅咒你和我们变成一样!吼!”无数的精神波动着,大地猛烈的震颤着,石人们纷纷缓慢的飘向了王御墨,他们的表情在这一刻更显恐怖,他们伸出手,似乎想要将王御墨拉扯进漆黑古城。

  王御墨看着面前发生的恐怖场景,单手一挥,巨大的紫色能量卷着暗流,疯狂的将面前的青色石人撕碎,石人们纷纷愣了一下,但是,他们似乎看到了什么希望,他们更加疯狂的尖叫着,冲向王御墨,差不多百万石人疯狂冲击是什么样的画面?太恐怖了,王御墨无奈的向后退去。

  嘭的一声闷响,在深海是如此明显的声音,王御墨有些骇然的向后看去,一只同样巨大无比的巨手,将猝不及防的王御墨拍进了淤泥中,无尽的暗流被巨掌搅乱,王御墨感觉,自己强悍无比的身躯,竟然微微有些承受不住这恐怖的力道。

  “啊,又出现了!海神,海神!究竟怎样才能让我们解脱!海神啊,无尽的岁月了,我们祈求过了,骂过了,诅咒过了,也忏悔过了,究竟还要怎么样!啊,诅咒你,海神,吾族诅咒你永远被石化,诅咒你不得好死!”无数的声音汇聚成一道,在深海轰轰作响。

  “嗷呜!”一声愤怒的闷声响起,王御墨用精神力看到,那只将自己拍进淤泥的巨手,像是挣扎着,按着海底,一个闪烁着青色光泽的石人头颅出现,他头戴皇冠,左手死死的抓着黑色巨城,他愤怒的咆哮着,挣扎着站了起来,他的右手不断地在淤泥中摸索着什么,良久,一个巨大无比的三股鱼叉被他从淤泥中拽了出来,无数的小型青色石人怨恨的声音不绝,纷纷对着王御墨冲了过来,似乎要将一切都变成和他们一样腐朽的样子。

  “星···辰···族!”巨大的石人张开嘴,他的声音缓慢而悠长,竟然可以在深海传播:“我···恨···啊!星··辰族!吾要···撕碎你!”

  巨大的三股鱼叉蓝光一闪,竟然奇迹般的褪去了表面的石化,湛蓝色的三股鱼叉将海底彻底照亮,将让人觉得毛骨悚然的画面完整的展现了出来,一个巨大的石人,浑身布满了青色的海草,他的脚下是无尽的腐朽石人,石人的脸上,尽是恐惧的表情,无尽的尖叫声伴随着石人们缓慢的移动在深海幽幽回荡着,他们的手都伸向刚刚重新浮在海里的王御墨。

  三股鱼叉带着无尽的毁灭能量,闪电般的对着王御墨戳了下来,无尽的暗流被这恐怖的兵器搅动,带着毁灭一切的气势,穿透了海洋,竟然在海底形成了真空!似乎,王御墨只是一只正巧挡在了三股鱼叉前的蝼蚁一般。

  王御墨身形猛地一绷,水中暗流涌动,只见巨大的三股鱼叉完全洞穿了王御墨的身体,王御墨的身体突然碎开,化作点点紫芒消失,站在海底的巨人疯狂的咆哮着,他的愤怒已经传达到了海洋的表面,如果这时有人在看的话,会发现,海面出现了一张巨大而狰狞的面孔,正疯狂的对半空中的王御墨咆哮着。

  “呼,还真是惊险,连老夫我都没发现,他竟然还活着,还有挥动神器的力量。”盘老的声音带着一丝感叹。

  “没想到,这就是这片深海的秘密。”王御墨摇了摇头。

  “哈哈,小子,他可是上古时代著名的一位海神,如果不是他现在的力量不足千分之一,恐怕那一矛,就能将站在这里的你完全洞穿了。”盘老似乎在诉说着王御墨的好运,语气一转,又说道:“哎,没想到啊,上古神灵竟然会凄惨到这副鬼样子,也算是大快人心,哈哈,他陨落的时候,众生汇聚在他身上的各种祈愿会消失,啧啧,上古巨神被磨练出来的道果,如果被凡人捡到,恐怕瞬间就会成为神灵。”

  “道果?是不是跟道符一样的东西?”王御墨感兴趣的问道。

  “没错,而且道果比大道字符可要好吸收多了,它代表的是一个神邸的一声精华,哈哈哈,两者根本不可日语。”盘老正在说着道果的种种好处,但是王御墨的身影竟然再次下沉,这不禁让盘老紧张起来:“我说小子,你要干什么?就算只剩千分之一不到的力量,他终究还是主神中的强大存在,根本不是你现在可以抗衡的,我看他的样子,也撑不过100年了。”

  “他的力量,我可以感受到,并不是无可阻挡,100年太久,我只争朝夕。”王御墨坚定的看着海面仍未散去的巨人面孔,一脚踩了下去,巨脸被一脚踩爆,王御墨的身影再次消失在海面上,海面上,更加狂暴的暗流疯狂的搅动着,形成一个个幽深的漩涡,天空似乎也感受到了这位腐朽神邸的愤怒,乌云伴随着雷电,将阳光遮掩。

  只要将这个腐朽的神邸击杀,用他的道果来磨练我形成雏形的元婴,在结成的一刹那,将孕育生命中的灵魂彻底抹去,成就我的道!王御墨眼中闪烁着冷光,对于要来毁灭全人类的地球,他可没有一丝怜悯之心。

  “你这是在戏耍我吗?你比盘吴更加可恶!我就是拼尽了一切力量,也必将让你知道,亵渎神灵的后果!”沧桑而深沉的声音逐渐变的流利起来,海洋的深处,湛蓝色的光辉猛然爆发,一个石化的巨人,身躯缓缓化作血肉,他的眼神充满了暴虐,诅咒,愤怒的情绪,他的右手握着代表海神的三股鱼叉,右手紧紧的抓着一座城池,他像是踏着阶梯一般,缓缓从深海走了出来。

  大海疯狂的波动着,一个足足有一公里大小的手,缓缓伸出了海面,接着,是整条手臂,整个身子!

  这个身影如同从上古走来的凶兽,他的眼睛泛着猩红色的光芒,身上穿着蓝色的不知名金属战甲,头上戴着湛蓝色的皇冠,灰白色的头发,散乱的披在巨人的肩膀上,他高耸入云的身躯,穿透了云层,站在了海中。

  “吼!”像是无尽岁月中压抑的愤怒得到了释放,他疯狂的咆哮着,漫天的乌云被这一声咆哮震碎,阳光洒落,却似乎照不清巨人的面孔。

  王御墨站在半空,他清楚的看到,这个巨人心脏部位的铠甲已经破了一个洞,巨人的心脏已经消失不见,蓝色的鲜血不断的滚落着。

  “好可怕的生命力,他的心脏,在上古时期,就已经被盘吴前辈捏碎了吗?”王御墨有些惊骇,神邸的力量真是可怕,心脏碎了不知几亿年,竟然还有这般伟力!

  “对于主神来说,心脏毁灭并不算什么,最重要的是石化,盘吴捏碎他心脏的同时,拳意中蕴含的石化力量,将他的大道完全锁住了。”盘老解释道。

  “吼!我恨啊,可恶的星辰族!为什么这么强大!为什么!吾修炼千亿年!竟然被一击洞穿,啊!”巨人疯狂的咆哮着,无边的巨浪翻滚着,他瞪着猩红色的眼睛,紧紧的看着王御墨:“今天,就让星辰一族彻底毁灭吧!幼崽子竟然没有成年保护,看来,你就是预言中,最后的一个星辰幼崽了。”

  “不,你说错了。”王御墨眼中闪烁着战意:“你这腐朽的神灵啊,星辰的蛀虫,偷窃,愚弄凡人的存在,你活的太久了,我屠神的路,就由你来做第一个台阶!”

  “多说无益!杀!”海神大吼一声,他感觉到了,自己体内正在疯狂流失的力量,他再次挥动了深蓝色的三股鱼叉,锋利的鱼叉将空气切割,在空中形成了真空层,几乎眨眼的时间,巨大的矛尖就几乎要戳进王御墨的肚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