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湖畔镇
作者:隐形 更新:2019-11-18

[[[CP|W:400|H:300|A:L|U:http://file1./chapters/20107/9/]]]看着伊莉雅睁不开眼皮的困倦样子,杜默重重拍了下她的小脑袋,说:“清醒清醒吧,不要一直倚在我身上。你昨天睡得太沉,可错过了夜里的天象奇观。” “啊?”伊莉雅看上去还是无精打采的,“什么奇观?”

“一颗橙色的大陨石。”杜默说,自顾自地走着,没发现伊莉雅的脸色刹那间变得苍白。

“玛琪迪尔。”伊莉雅嘴角蠕动,喃喃着。

杜默只以为“玛琪迪尔”是那类陨星的名字,没有往别的地方想。

虽然是六月末,到了中午,却没有感到一丝暑热,清凉湿润的风徐徐吹过,使得极度困倦的杜默和伊莉雅的精神也略微振作。再往前走,越过了几道光秃秃的小山岗,视野豁然开阔,平静而澄澈的湖面倒映着蓝天,看上去同蓝宝石一样光鲜,静静垂着的浮云同样在湖面映出倒影,它们交相辉映。

这就是赤脊山的止水湖吧,杜默想着,抬眼朝湖对面眺望,湖面实在太宽阔了,他只能依稀见到湖畔小镇的轮廓。同样因为宽阔的湖面,横亘在止水湖上的巨型石桥更显得宏伟。杜默取出单筒望远镜,向湖畔镇看去,果然是休闲度假的胜地,小镇里的建筑错落有致,看上去干净整洁,几道棕色的木制码头延伸至湖面,十几个人稀稀拉拉的坐在上面垂钓,其中还有两个儿童。

也许这里不会有什么危险吧,杜默想,方要收起望远镜,又突然心血来潮,想要试试用望远镜看看身后暮色森林的样子。很可惜,虽然他站在山岗上,可是已经离开暮色森林太远了,只能模糊的望见十字路口。随着镜头转动,一片白花花的美好的事物进入他的眼帘,不得不说地精们制造的望远镜十分先进,他调整焦距,那片白花花的物体渐渐现出轮廓,那竟然是少女柔美的大腿,杜默被这突如其来的景色惹得火气上涌,两行鲜红的液体从他鼻孔滑出。

裸露的也只是大腿罢了,原来那少女穿着黑色的紧身衣,紧身衣的下半部分竟然裸露的和泳装差不多,上面则和地球上少女们夏天穿的紧身半袖差不多。往下看,少女的腿上裹着黑色裹腿,刚刚没过膝盖,脚上是矮腰小马靴,上面镶着的刺状金属可不是什么装饰,一般人被这样的靴子踢中恐怕得重伤。少女的手上带着纯黑色的皮质手套,两只手套上分别挂着小臂那么长的拳剑。

这根本就是暗黑破坏神中刺客的造型,貌似也只有暗黑大陆上喜欢把紧身衣做成泳装的样子吧。杜默的印象里,暗黑大陆上的刺客都有着窈窕的身材,身着泳装一样的黑色紧身衣,却长着狰狞的脸,也令人联想起泳装魔王。不过望远镜中这个刺客少女的脸蛋却是很漂亮的,杜默也因此多看了几眼。

镜头转动,刺客少女的身边还有两个人,一个头上缠着血红色头带,钢制长矛握在手里,背上挂着三支一米来长的标枪,那人粗犷的脸庞和艳丽的鲜血红的紧腰战袍使得杜默辨认不出这人到底是男是女,不过可以确定,这人就是暗黑大陆上的亚马逊战士。也许亚马逊一族的女性都长的略微彪悍一些,也可能这一族的男性喜欢女性的装扮。最后一个人应该是元素巫师,一个男性元素巫师,游戏里很多时候用男巫代指死灵法师,女巫代指元素法师,现实中就不一样了,比如早已魂归天际的塔.拉夏是元素法师,然而他是货真价实的纯爷们。

“伊莉雅,你家乡来的客人。”杜默说,把望远镜交到伊莉雅手中。

出乎杜默意料,伊莉雅从望远镜观察了一阵子,却没有表现出一丝惊讶。

“杀了他们。”伊莉雅放下望远镜,平静的说出这个残酷的短句,她看着杜默有些难以置信的表情,继续说:“去杀了他们,或者等着被杀。”

既然这样,杜默也不再犹豫。两人直接回身迎向三名暗黑大陆来的冒险者。路上,杜默问:“他们应该都是三十多级的冒险者吧?”

“不,是四十级左右。”伊莉雅说。

杜默听到这个,忙继续问:“暗黑大陆上力量等阶怎么划分,亚马逊在三十级能学到女武神吗?”

“女武神?”伊莉雅吃惊的说,“怎么可能,那可是六十级才有机会学到的技能,而且那样的机会可遇不可求。我们那里冒险者们的实力分成五阶,每十二级一阶,别说女武神这样的五阶技能,多数冒险者连三四阶的技能都学不全。”

听到伊莉雅这样说,杜默悬着的心放了下来。

没多久,杜默就依稀听到那几个冒险者的说话,他们竟然使用和暴风王国同样的语言,只是部分音节上有差别。

三个暗黑大陆的冒险者显然也发现了杜默和伊莉雅,这很正常,因为他们的任务就是跟踪伊莉雅。

两方相隔几十米的时候,杜默敏锐的感觉到巫师手里已经凝结了浓密的火元素,习惯先下手为强的杜默怎么可能被别人占据先手,此刻他的短弓早已经拉成满月形,三支利箭上燃着炽烈的火焰。现在杜默的箭技更胜从前,三支烈焰之箭成三角形封住了法师的闪躲空间,紧接着又一箭飞出,却是后发先至,箭羽上火焰的高温使得空气发出刺耳的震爆声。

不会瞬间移动、寒冰屏障和寒冰护体的法师几乎就是箭靶子,法师甚至没发出任何惨叫,四支羽箭牢牢钉在他的头、心和两肋上。杜默觉得这有些不可思议,暗黑大陆上的法师竟然这么弱,连个火焰弹都没放出来就死了。

另外两个冒险者没有注意到这边的情况,其实他们三个人的第一目标都是伊莉雅,此时亚马逊战士的标枪已经飞到伊莉雅眼前,伊莉雅除了魔力护盾没别的保命技能,可是眼看着标枪就要扎中伊莉雅的时候,两个水元素恰到好处的出现,用身体挡住了亚马逊的标枪。

刺客也没闲着,她正疾速冲向伊莉雅,一边跑一边投掷出一团团小火球,这些小火球落在伊莉雅身边便炸开,好在伊莉雅的魔力护盾抵消了爆炸的伤害。

杜默觑准空挡一个侧滑步挡住了刺客的前进路线,电光火石间起脚踢向刺客肋下。刺客并不知道法师已经静悄悄的死去了,她以为杜默正在和法师纠缠,只见一道黑影攻向自己肋下,她下意识的用双臂去档,刚刚接触,双臂上就传来酥麻的感觉,同时身体因为承受不住杜默巨大的力量,竟然倒飞出三四米。

然而杜默此时的感觉也不太好,小腿正在汩汩的流着鲜血,原来刺客身子周围一直有一道利刃围绕着她旋转,杜默没防备,在踢伤刺客的同时腿部也被旋转利刃割伤。

别看那刺客看上去娇柔,抗击打能力着实强的离谱,杜默这一脚不比大象踩过的力气小,飞出去的刺客却晃悠悠的站了起来,此刻她正在擦拭着嘴角的血迹。她也看到了法师惨死的样子,不过她的脸上似乎没什么表情,仿佛死的不是自己的队友,而是一个陌生人一样。

杜默丝毫没有怜香惜玉的意思,拔出腐蚀之刃,大步跃到刺客面前。

叮!腐蚀之刃磕在拳剑上发出清脆的声音,刺客有些承受不住杜默的力量,重心也变得不稳,格斗中重心不稳可是大忌,她踉跄的倒退了几步才勉强稳住身形。

杜默哪由得她调整好状态,腐蚀之刃再次斩下,这次刺客却没有招架,而是以命搏命,不顾砍向她肩膀的利刃,横端着燃烧着火焰的拳剑向杜默胸口刺去。这是暗黑中刺客的技能—焰拳,不过杜默对这个技能没印象了。

杜默没想到这刺客有这样的决心,忙收剑格挡,这样一来他就处于被动了,刺客的拳剑上再次浮起淡淡的火焰,一招连着一招的刺向杜默胸口,咽喉等要害。

秒杀法师后,杜默以为暗黑大陆上的冒险者不过如此,便起了戏谑刺客的心情,眼下却被刺客压着打,于是收起轻敌的心情,方要放出光击阵,就感觉握剑的右手上传来一巨大的力气,腐蚀之刃险些脱手。与此同时刺客的另一支拳剑也堪堪划破了杜默的肩膀。

这应该就是刺客的蓄力一击吧,杜默想到,同时连忙后撤步躲避刺客下一次攻击,只见刺客得手之后小腿猛地发力,却没有继续进攻杜默,而是飞快的向湖边冲去。杜默举起短弓,弓弦响起,火焰箭应声而出,那刺客着实幸运,火焰箭正打在围绕她身子旋转的飞刃上,一声脆响,羽箭和旋转利刃同时落地,受了惊的刺客再也没给杜默瞄准她的机会,转眼便跑远了。

杜默回过头,见亚马逊战士已经被伊莉雅的寒冰箭打成冰棍了。

“让刺客跑了。”杜默说。

“没关系,她只是派来监视我的小喽啰,只是你也要陪着我担风险了。”伊莉雅说。

“可是他们为什么远渡重洋来追杀你?”杜默问,转过头看伊莉雅,却发现她的脸色黯淡,看上去非常的痛苦。

杜默轻轻抱住伊莉雅,说:“没关系,我会帮你打发那些家伙的。”

PS:再次给大家道个歉,工作等原因,更新有点微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