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叹100
作者:小二 更新:2019-11-12

  开饭的时候,方师傅把私房老酒拿出来供大伙一块享用,这酒在官场上混得久了,自然同苛政般猛于虎。方师傅说自己平日里随时要为李光驾车,很少有畅饮的时候,今天大家一定要喝尽兴了,不醉不归。众人皆举杯畅饮,仿佛杯中所盛的都是消愁水,无不大口大口的往下咽。我明知自身酒量不济,却也耐不住情绪高涨,提起杯子咕嘟一口下去一大半,有时候被小雨的超级饺子卡住食道,便也以酒疏通。方师傅大夸海量,说年轻有为,日后必成大器。我听着就想笑,我说得了吧,到底什么才叫大器?是杨庚大器还是李光大器?又或者你方师傅和奶妈夫妇大器?人活着干吗非得成什么器呢,跟着感觉走不好吗,就好比我,现在是一名安全员,我高兴我就认真做事,哪天你要是让我当项目经理,没准我就不乐意撒丫子跑了,你们说对不?像咱们现在多好,奶妈两口子恩恩爱爱,你方师傅车技过人,咱们大厨烧得一手好菜,还有我—— 

我一时想不出来自己有什么是值得骄傲的,喝了口闷酒说,还有我,能和你们大家在一起喝酒,要多开心又多开心,这就够啦,谁还有闲工夫管以后能成什么器,你们说对不?来来,喝酒喝酒…… 

方师傅听罢连连叫好,说瞧不出小伙子口才了得,日后必成大器。害得我一口酒呛出半斤眼泪来。 

后来方师傅和奶妈都和我说了很多,说李光,说杨庚,说其他一些老前辈多年来的风风雨雨,都是我从来没有听说过的,尤其是杨庚的故事,我听完之后心里琢磨着都能写成书拿出去卖了—— 

杨庚年轻的时候长的很帅,是那种看一眼就能让人神魂颠倒的类型。那时候,他还与我一般年纪,跟着他自己的师父在山里修水坝,像十二局这样的单位早在当年是备受关注的,能在局里得到一份工作,便是上天的眷顾,当时的职工回家探亲的时候走起来都耀武扬威的跟太监似的。有一年,杨庚认识了当地的一个小姑娘,两人情投意合相见恨晚,很快就把婚事给办了,用现在的话来说,叫做闪婚。可是后来这小姑娘及其父母忍受不了长期分居的痛苦,便提出离婚,杨庚虽说自身有的是资本,却也难免万般不舍,掂量了几个月最终还是签字答应。这场只艰难维系了短短两年的婚姻,甚至还没来得及给杨庚带来一个孩子。我听到这里的时候,心里有一大堆疑问,因为谁也无法证明分居就是导致离婚的真正原因,弄不好是杨庚患了弱精死精之类的生理疾病,致使其妻两年也没能怀上孩子,从而放弃了与之相伴余生的决定。可是突然又想到自己和乔慧的事,觉得距离的确是天底下最大的隔阂,便将疑问尽收腹底。 

杨庚离婚之后,肝肠寸断,时常一个人躲在水坝上哭,不知何时候被一帮前辈们发现了,都笑话他是在拿洪水般汹涌的眼泪检验坝体的质量。结果哭了几个月,参透了婚姻远不如水坝来得强硬的道理,终于看破红尘,化悲愤为力量,潜心工作,风雨无阻。 

之后杨庚小有所成,变身成为十二局旗下不可或缺的资深的老战士,主攻安全文明施工管理。但是杨庚好了伤疤不忘痛,每每触及情感婚姻问题都相当谨慎。很多同事不忍心资源浪费,好心的给杨庚做媒,可杨庚就像打发推销员一样,只是简单的询问一下产品的情况,甚至连面都不见上一个就婉言拒绝。有人猜测他心里阴影尚在,也有人说他自身底子厚所以择偶标准高,这般风言风语的又过了几个年头。 

就在他离婚之后的第十二年,杨庚回家探亲时结识了他的第二个妻子。此女离异,育有一子。杨庚的家人一致表示此事欠妥,但杨庚坚持认为经历过失败婚姻的人,才真正懂得珍惜,于是在一片争议声中,杨庚大张旗鼓的将母女两迎娶过门。当时孩子尚小,两口子为了纪念这来之不易的第二段因缘,将孩子更名为杨二。 

杨庚对杨二就像对亲生儿子一样疼爱,每逢假期便给他带回去一大堆玩具,杨二母女也定期来工地探望,每当一家三口散步在工地上的时候,杨庚就会跟怀里的杨二诉说建筑业的点点滴滴,从开挖基础到房子结顶,再从混泥土到钢筋。这样的幸福,被一起工作的同事们争相传颂,大伙都说杨庚好人好命,甚至还玩笑说杨庚为十二局卖命这么多年,终于在离婚之后的第十二个年头里找到了真爱,“十二”真可谓是杨庚的吉祥数字。然而大伙万万没有想到,这个吉祥数字带来的竟是场可怕的噩梦和无止尽的叹息。日后回想起这件事来的时候,大家都称它为十二叹。 

原来杨庚的妻子一直深爱着杨二的亲生父亲,在杨二初中毕业那年,他的生父心脏病突发死了,杨二的母亲承受不了晴空霹雳,三天之后平静的从五楼一跃而下,谱写了一曲生死相随的挽歌。 

杨二涉世尚浅,固执的认为是杨庚不恋家才把他母亲给害死的。面对莫须有的罪名,杨庚也不解释,只跟个佛似的成天坐在妻子的坟前发呆,他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给了她家庭给了她爱甚至给了她毕生所有,却只换得她的一具躯壳。杨二最终弃家而去,临走的时候他对杨庚说,从小到大,他都是跟他妈一起过,他们父子间根本就没多少感情,从他记事起就没同杨庚有过触膝谈心的时候,他想不明白为什么他妈就会爱上这么一个不回家的男人,现在他妈死了,这个家对他来说已经没有任何牵挂,所以他要走了,再也不会回来,就当自己从来就没有这个家,从此父子恩断义绝。说完甩门而去。杨庚什么话也没说,眼睁睁的看着杨二离开,打那天以后,杨庚再也没见过他的儿子。后来杨庚也曾四处打探儿子的消息,有人说在外地打工时见过杨二,他逢人就说自己无父无母,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这话让所有在场人的感到心痛,杨庚却出人意料的平静,他说这没什么好伤心的,事实上杨二他本身就是个孤儿。说着轻轻的走开了。 

杨庚的故事就像远方的汽笛,在这个异常清静的除夕夜里听起来显得格外的忧伤。方师傅还说,有一次杨庚喝得烂醉如泥,就是我和池涛去西安找志新的那个晚上,杨庚酒后吐真言,说他儿子算起来跟我差不多年纪,而且我叫杜二,他儿子叫杨二,连名字都一样,他说一看见我就会想起他的儿子,一想起儿子他就又爱有恨,既想好好的教育又不舍得过于严厉,这让他觉得十分痛苦。他一直以为能够遇见我是上天开眼,可想想这算是哪门子开眼啊,怎么看怎么像是折磨。 

小雨禁不起方师傅演说家一般的叙述,泪洒当场。在这个世界上永远存在着一些无奈,而这些无奈,我我们永远也无法改变的。 

又喝了许多酒。大伙的手机接二连三的响起来,撕破了笼罩在食堂内的沉重。形形色色的铃声交织在一起,杂乱得像是交响乐团少了个指挥。我心想春晚应该要敲钟了吧。于是跑到办公室,分别给亲戚家里打了个电话拜年,告诫表弟表妹她们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除此之外,我还打给毛毛姐聊了一通,告诉她在项目上过节有多新鲜多热闹,以后要是有机会也让她们一家三口也来体验一下,毛毛姐聪明的配合着我的胡言乱语,并一再强调让我好好保重身体,等值完班抽空回家看看。最后打给杨庚,却是关机。 

第二天醒来,回想起前一天晚上的情景依然觉得很沉闷。后来看春晚重播的时候才发现,原来是因为错过了小沈阳掀起的那场欢乐的风暴。 

活动体验搜搜小说新域名,登录炫彩版,Q币等你拿!参与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