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六四章:惊天之战(中)
作者:左文太子爷 更新:2019-11-12

周天的死亡分割线就像是开天斧的斧刃,呈弧线放射而出,于半路中折叠成三万万道,以万万为单位,分上中下三路,向着柯门包围了去,空间于一瞬间被切割成了无数单位,想成了一道天罗地网。

周天伸手一探,只见那紫金神壶瞬间化为了七寸大小,随即又化成一道流光飞回到了他的手中……

只见周天盘腿而坐于虚空中,那紫金神壶上的紫金二光将他映衬得特别神圣,隐约可见,有道纹在他的身上流转。

“天罗地网,疏而不漏,柯门,受死吧!”周天一手持紫金神壶,一手捏印,遥控死亡分割线分三路覆盖柯门……

“哈哈哈——周天,世间无法,道又有何?葬天圣衣——”柯门仰天狂笑,似是疯狂,又似嘲笑,而伴随着他的话落,只见他的身上突然出现了一件漆黑的袍子。

这袍子是以葬天之力凝聚出来的,又刻有轮回印记,超脱生死……这是葬天者们的杰作。

葬天者们本都是两界古时的圣贤之人,他们自愿代天道为世间守护忘川之水,超度两界亿万万生灵的因果和罪恶,奈何无数岁月过去了,忘川之水终究是被世人所污染,各种邪恶与罪恶的心理情愫常年凝聚,最终形成了一种超脱于天道之外的能量,这种能量就叫做‘葬天之力’。

葬天之力由弱渐强,历经了数千万年之久的演变,最终它无限壮大,形成了一套完整的演变体系,超脱了世间,成为了不受道所影响的全新能量,并潜移默化地改变了守护忘川的圣贤们的意志,让他们变得极为邪恶,成为了一股对抗天道的邪恶势力,这股势力的第一次出现便几乎毁灭了整个世间,号称‘乱界’,而这股势力被世人称之为‘葬天者’。

葬天圣衣是葬天者们为了克制天道杀伐所创造出来的防御之法,是以葬天之力所凝聚出来的,世间诸法难以将其破灭,除非借以道来压制……

柯门的整个身躯瞬间被裹上了一件漆黑的衣袍,包括他的整个头部,而他整个人的气息也变了,一股邪恶的能量波动来自于他身后的忘川虚影,无声无息,无休无止……

“看我今日如何斩你……三千峰刃压乾坤,破灭无间生死道——”柯门葬天圣衣裹身,已是无惧周天的死亡分割线,他竟挥动着手中的镰刀迎了上来……

“砰——”一声巨响,却是柯门于一瞬间挥出了万万次镰刃。

借以葬天之力的加持,每一次镰刃的挥动都将虚空划割了开来,整个天际瞬间变得极为恐怖,就像是无数剑锋于中天倒置,悬于苍穹之上,随时都有着破灭世间的可能。

远处的周天看着已经笼罩住了整个圣皇城的镰刃攻击,他不禁心中发苦,同时又有几分庆幸。要说柯门与自己的攻击虽然都触及到了道这个层次,但与真正的用道强者相比却依旧是相差甚远,比如说赵倚天、赵云天和姬霸天之流,所以说,柯门如此攻击若是想要很快地破开圣皇城的阵法防御,那是很有困难的,但也并不是说没这可能,这只是时间的问题。

所以说周天暗自庆幸,他是庆幸于赵云天的先见之明,否则整个圣皇城光在这一次交锋中就得毁灭,而周天之所以心中发苦,这也是有原因的,因为他从来没有触及过道,所以他也就从没有用道的法则之力来对战过,而这死亡分割线还是他当年无意间听赵悟道提说的。

“周天,恐惧吧!我要让你亲眼看着这整个世间在我的脚下颤动……而你,将会臣服在我的脚下……”柯门仰天大吼大叫着道,情绪极为疯狂,他的面目更是已经疯狂到了扭曲,让人看一眼不寒而栗。

柯门话音刚落,只见那漫天倒悬的镰刃被他操控着,开始向着那已经飞来的死亡分割线齐齐刺了过去……

“砰、砰、砰——”上万道炸雷声在半空中响起,却是那漫天镰刃与那死亡分割线相撞了。

只见漫天流火四散,空间连续爆裂,轰鸣声不绝于耳,甚至虚空中有些地方都已经开始踏陷了下来……须臾间,天际出现了一道万丈之长百丈之宽的鸿沟,那是虚空,狂暴的能量将虚空炸成了如此模样……

飞沙走石,整个圣皇城百里之内一片混沌,远处的赵子龙等人也是受到了波及,不过因为两方人马正在拼杀搏杀,相互之间难分难舍,所以即使受到了波及,他们却依旧没有停战。

“砰——”一道爆雷声突然响起,柯门顿时被炸飞了出去,紧接着一道死亡分割线贴着他的身体飞掠而过,虽然柯门的身体有葬天圣衣保护,但是这道死亡分割线依旧削去了他的一根手指……

周天也是,三道镰刃分三路朝他砍了过来,他强行扭转时空,险之又险地避了开来,但是虚空中隐匿的一道镰刃却还是砍在了他的背上,让他吐血……

“奔雷斩——”柯门忍受着虚空裂缝的强大压力,却是再次挥出了一击,凭借着葬天之力的恐怖特性,此招一出便是愁云万里,逼得远处的周天内心压抑……

奔雷斩长近百丈,遮天盖地,向着周天极速飞来,此术顾名思义,快若奔雷,数百丈之距转瞬即至……

“紫金神壶,九转封天——”周天虽然触道,但是对于道的用法太过欠缺,所以面对柯门的奔雷斩,他只能是以平常的防御招数来抵抗。

只见那紫金神壶在周天头顶再次放大,瞬间遮天,周天双手结印,那紫金神壶开始极速地盘旋了起来,须臾九至,顿时壶中再次喷发出了两道气流,依旧是阴阳二气,只是不同的是,那阴阳二气之中有道韵在流转……

看到如此,周天顿时大喜,不禁暗道:“原来如此,紫金神壶已经触道,它的本身属性在这短时间内将会保持着触道的模式,平常术法依旧可以借助紫金神壶为媒介来施展出道的恐怖杀伐……”

这于周天来说算是一个好得不能再好的消息了,可以继续使用道的法则之力,与柯门继续拼杀将不成问题。

柯门的奔雷斩直接砍在了紫金神壶之上,但见那壶上的阴阳二气于一瞬间便形成了一道紫金二色的八卦道图,道图之上有道韵流转,却是硬生生地抗下了柯门的奔雷斩……虽然这两种能量在强度和质量上不相上下,但却终究是因为属性不同而发生了爆炸……

“噗——”周天忍受不住,张口喷出了一道鲜血,因为爆炸的中心就在他的身畔,他虽能借助道的法则之力,但是他自身的防御能力却依旧相对薄弱,他不像柯门,有着葬天圣衣的保护可以随时冲上前去以肉身拼杀,若非他修炼过《祖龙御世诀》,肉体本身就相比于常人强悍数倍,再加上有战甲守护,否则光是第一次交战就能让他重伤。

“柯门,结束了……最后一击你我将只有一个人可以活下来,要么是你,要么是我……”周天立身虚空,头顶紫金神壶,傲视柯门而道,紫金神壶触道将终,他只有一次使用的机会了。

此刻漫天的死亡分割线和那千万万道的镰刃虚影依旧在抨击,流光四射,崩碎着每一寸空间,天地间轰鸣声依旧,只是再怎么也掩盖不住周天的声音……

“好——周天,你我曾同为千化门的弟子,又拥有着相同的地位,但是,我一直不服,我想超越你,让所有的光芒都只为我而闪耀……虽然我也知道,这世间比你我的天赋都要好的人有好多,但是只有你是活在我身边的,尽管那只是曾经,不过却是我前进路上的一道坎……”柯门说着,脸上神色复杂,两人曾一同成长,又曾一同修道,如今却是这般场景……

“走到今天,你我都不容易,刚才一战,我已明白你是比我强的,虽然我也知道,你不曾想跟我比什么,但是如今一战,已不仅仅是个人的荣辱问题,而是立场和信仰的问题……所以,为了你我个人,也为了我们各自的信仰,我想……你我之间该得有个了断了,你是为了赵悟道,为了天都皇朝,而我是为了姬霸天,为了‘天子’的临尘……放手一战,我答应你,不杀圣皇城的普通人,只毁灭圣皇城……”

这是柯门最后的底线,他并非是一个没有人性的人,要不他也不会与暗黑双子不合,与周天今日一战,他不仅仅只是为了完成任务而来,还有一点私心,那就是将自己曾经与周天之间的‘暗争’终结,而终结的方式很简单,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如此也好,虽然我不同意这跟个人荣辱有何关系,但是个人立场和信仰的问题我倒是同意,而且你错了,我不是为了天都皇朝……如果是在白虎界,赵氏皇朝想要毁灭姬家的都城,杀尽一城百姓,我还是会出手阻止的,哪怕我会死……”

“若是曾经我也会,但是如今的我已经不再是原来的我......如果今夜你能活着,希望你能去趟忘川河畔,或许你能在那得到一点关于赵悟道的消息……”柯门淡淡地说着道,面上的表情极为平静,就跟他的话语一般没有丝毫的情感。

“你说什么?”尽管相隔甚远,天地间还有雷鸣炸响,但是周天依旧听清了柯门的话。

此刻周天先是一脸惊愕,随即转为狂喜,眼中更是有泪光闪烁,苦等了多少年了,再次听到那个人的名字却还是是让他心如怒海,久久难以平息……

“没想到赵悟道在你在心中竟如此重要……”柯门看到周天如此神情,语气颇为感慨地说着道,此刻的二人就像是一对多年不见的好友,如今在相互寒暄着……

“因为你不明白,他就是我的信仰,而我活着,就是为了等他……”周天压制着心中的澎湃,强行缓和着语气道。 “来吧——今夜即使是死,我也心甘了……”

& lt;/a & gt; & lt;a & gt;。 & lt;/a & g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