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三九章:赵倚天的提议
作者:左文太子爷 更新:2019-11-19

  古蛮是因为受了赵倚天的刺激而导致心神晃动才触及到了地藏之境的屏障,所以这就由不得大黄不去为它而担心了。心神不定,再加上古蛮心智较拙,这种状态进入幻境是极为危险的,一个弄不好便会迷失在其中,难以自拔。

  不过大黄的担心有些多余了,它修为虽高,神通广大,但是它却难以猜透人心,它不知道古蛮受此刺激后,其的心智已经巨大变化了,已不再是当初的那个有点傻有点憨的古蛮了。

  当大黄看到古蛮头顶上的三道光华交汇然后灌顶后,大黄悬着心这才放了下来,因为它知道古蛮已经成功了。现在的古蛮已经是真正的地藏之境了,而且根据古蛮体内突然冲出的气势来看,古蛮应该已是地藏一层天的巅峰之境了,或许过不了多久它就可以再次突破,成为地藏二层天的小强者了。

  古蛮突然实力暴增,大黄稍稍猜测便就已经明了了,这是古蛮无意间将极少一部分的百兽之血激活了的缘故。这便是化血池的恐怖之处,能够固本培元,改变体质,更可将百兽血气中的内在精华融入受用者血气之中,让其天赋增强。

  古蛮的双眼慢慢地睁开了,只见一道紫芒突然从它的双眼之中吞吐而出……紫芒长有近三尺,随即又消失在了古蛮的瞳孔里,同时一股强悍的气息从它的体内透体而出,紧接着又迅速隐去了。

  看到古蛮能够将自身的气势收放自如,大黄很是高兴,因为它明白,古蛮如今立身地藏一层天,对于自身真气的运用能做到得心应手,这不单单是境界上的问题,更多的是因为心智。

  看到古蛮如此,大黄也就能够放心了,毕竟将来陪在赵东林身边最多的人就只有古蛮了,虽不至于说是让古蛮保护赵东林,但是它的实力绝对不能拖赵东林的后腿。

  “狗哥,我如今已是地藏一层天之巅了,以后东少可以站在我身后了……”

  古蛮看着大黄,没有多说其它,就只说了这么一句,但这却是让大黄激动莫名,它能够明显地感受到古蛮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语气和自身所散发出的那股气势,那是一种自信,那是一种舍我其谁的霸气,那是一种有我无他的决然。

  “好,记住你今天所说的话,狗哥我看着你保护小林子一路向前……”

  大黄与古蛮两人并非是相顾万言,也并非是泪有千行,但是却让彼此心中激动异常,大黄体会到了古蛮的决然,而古蛮也体会到了大黄的肯定,在这一刻,古蛮才真真切切地体会到了这种兄弟之间的温暖和情义。

  以往赵东林与大黄相互嬉闹总是会将古蛮‘牵连’进去,古蛮每次也都会很‘牵强’地融入进他们的这种欢笑和嬉闹中。表面上看起来古蛮也在笑,显得很是投入这种氛围,但是唯有古蛮自己才知道,自己在赵东林和大黄的面前有多自卑。古蛮的祖先是被赵东林的祖先收容进来的,这让它的内心本就有了一种潜在的卑微感;古蛮原本一直认为自己的实力和天赋都已是绝好的,这让它骨子里一直有着一种优越感,但是在见识过了赵东林的变态后,古蛮这才知道了什么叫做‘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这无形中让它心中的那份潜在的卑微感又壮大了几分。

  跟着赵东林和大黄在一起的日子虽然充满了刺激和精彩,但是古蛮骨子里的谦卑却总是让它无法融入进这个潜在的‘兄弟’圈子内。但是就在今天,就在刚才,古蛮知道自己可以了,它一直梦想着融入赵东林和大黄的圈子里的愿望终于是达成了。

  今天,古蛮便可以摒弃以前的卑微,而从今天以后,面对任何危险,它可以对着自己身旁兄弟们说一句‘一切有我,站在我背后’了。

  大黄看着古蛮,它知道在这一刻古蛮终于接受了自己和赵东林,它骨子里的那股潜在的骄傲复苏了,这将是夔牛再现世间,恢复以往无上荣耀的开始,而这开始却是由古蛮来开启。

  上古时代,夔牛一族横行祖界,雄霸天下,世间其他种族难以与其交锋,时过境迁,沧海桑田,夔牛一族的后人却沦落至此,苟延残喘,这是大黄最不想看到的,也是赵东林和赵倚天这些人都不愿意看到的……如今古蛮复苏了自己心中的骄傲,这是一个很好的开端,毕竟修道修心,只有内心强大了世界才会变得脆弱,骨子里的刚强是撑起自己头顶那一片天的支柱,你不摧毁自己的信念世间又有何恐怖,你不自信自己的能力不要紧,但是只要你有一颗强大的心脏,这世间依旧在你脚下。

  “不知道你知道阿蛮现在的状态会高兴成什么样子,突然好怀念这些年所经历的一切……不知你是否还好,赶快醒醒吧,你昏迷的这些天,我们的世界都变了……”大黄看着躺在七星云床上依旧昏迷着的赵东林,口中喃喃地道,那张稚嫩的脸上没有丝毫表情,但却让它的心中突然泛起了一股难明的酸楚。

  “‘凌云志气贯九天,存心长存无敌念’,强大的无敌之心才是你在这个世上立足的根本,‘以你之身为寰宇,以你之心为天道’这才是踏上强者之路的必有心态。阿蛮,你可懂?”

  “狗哥,我不懂……”

  “不……你已经懂了……”

  大黄只是莫名其妙地对着古蛮说了这样一句话,然后它迅速转身,随即疾步向着议事厅走去,因为它察觉出了那里突然爆发出了一股可怕的气息,它想这应该是与赵倚天有关。

  看着大黄一句话也没有交代就突然转身离去了,古蛮一脸的迷惑……大黄说的那句似是忠告的话依旧在它的耳边萦绕,飘飘忽忽,随即融进了它的心中,在它的心里扎了根,被它牢牢地记在了心底。

  转头看了一眼那依旧昏迷不醒的赵东林,他那传奇的过往突然在古蛮的眼前一一回放,古蛮怔怔地看着,瞬间它脑子里闪过了一丝灵光,它像是懂了点什么,但是仔细回味摸索却又消失不见了。

  正当古蛮似有所悟,正在回味的时候,突然远处大黄的声音飘进了它的耳中,将它从沉思中呼唤了过来。

  “阿蛮,带着小师弟快进来……”

  看到大黄面带焦急之色,古蛮不敢迟疑,伸手对着一旁的七星云床一吸,一道红光闪过,但见那七星云床连同着赵东林的整个人已经出现在了古蛮的肩膀之上。

  古蛮左手轻扶肩头的七星云床,右手紧握成拳,这是它实力大增后第一次动用真气,但是那种玄乎其玄的感觉却让它沉迷不已,那股操控着强大能量的感觉让它欣喜,但更多的是鞭策,因为古蛮知道自己还只是蝼蚁,想要成为巨龙,那还很远,它只能说是才刚刚看到路,还没有往上踏一步。

  当古蛮再次来到议事厅的时候,赵倚天已经坐在了那座石椅之上,大黄正半蹲在石椅旁边,那九层台阶之下,左首是赵华荣老将军,其后是赵氏皇族的六位老人以及赵氏皇族的其他人;右首是石坤和石老怪,其后是圣石族的四大执事以及其他的圣石族人。

  此刻两班人马分立殿前,中间是宽近六丈的走道,阳光透过大门投在走道上,将整个走道装点得像是一条黄金大道,而古蛮将要做的就是走上这条路,穿过人群,享受着在场所有的人‘瞩目’,将赵东林带至那九级台阶之下,这难吗?被一群修为高的离谱的人注视着,这不难吗?

  当古蛮来到九级台阶之下,面对着所有的人的注视将七星云床轻轻地放在地上的时候,它的后背已经湿透了,古蛮猜测这应该是穿了黑魔甲给热的。

  将七星云床放下后,古蛮赶紧一个闪身站在了赵华荣的身旁,等了良久,发现并没有人说什么它这才长出了一口气,抬头看了一眼大黄,发现大黄正双眼微眯着,那对狗耳已经塌了下去,熟知大黄的习惯,古蛮知道大黄这是在‘养神’。这‘养神’是大黄的通常说法,按照全人类的习惯说法来说,这就是睡觉。

  大黄在此刻睡觉也是情有可原的,毕竟为了催动三观神目,连续两次高度集中神念,这让大黄这等变态生物已经很是困乏了,此刻必须借助睡眠来恢复。也是,开会睡觉,这也是说得过去的,大会小会举个手的事,睡觉又能怎么样。

  “今天本王坐在这里是想跟大家商量一件事,至于同不同意,那就得说服我。”

  ‘说服你?那还不如去说服八氏族不要叛乱呢,这样更简单更省事’,赵倚天的开场白简单的让赵氏皇族的人很是无语;‘您老到底是想唱哪一出啊!先是跪地拜贤,接着是自毁道台,立威都立得差不多了,现在又是这么一句,如此明显的多次一问不就是想让我们对于你的提议闭嘴吗,直接说嘛!’石坤心中如此道。

  赵倚天说着环顾四周,发现所有人都不吭声,他这才继续开口道:“大家没有异议那就好……大家也都知道,圣石族的圣婴出世在即,本王欲将林儿送往九盘山的第七盘之上,让他随着圣婴一起经历天劫,不知各位有何看法?”

  “万万不可……”

  整个议事厅内的人对于赵倚天的话都还没有反应过来,殿外就突然就传来了一句爆喝,来人之语犹如九天惊雷,惊醒了在场的所有人。

  众人清醒了过来,都开始暗自揣测,到底是何人如此大胆?竟敢直言否决白衣王的提议……所有人循声望向大殿入口,只见两道身影从殿外走了进来。

  来人的身影被阳光在地上拉得很长,当所有人都将目光投向来者的脸上时,顿时整个议事厅内无不跪伏在地,除了赵倚天、大黄和古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