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一六章:十年
作者:左文太子爷 更新:2019-11-19

东山在寨子以东,有三十里之遥,且距天目山不远,此山根连地秀,顶接天齐,上植有青松绿柳,紫菊红梅。 登东山之顶只有一条路,此山路旁多山石,且多为怪石,有或似伏虎,或似腾龙,或似仙猿指路,或似黄牛走坡,甚是传神。

山中有涧,流水潺潺,水汽飘渺,氤氲入林,

荡起林间香风阵阵,嗅之则沁人心脾,闻之如醍醐灌顶,凡体若脱俗成圣。

此等灵秀之地定然多生神物,但见此处有碧桃银杏,香气袭人;火枣交梨,带露惹人;灵芝瑞草,醒人耳目;此间又有仙鹤神猿随意幻化,往来嬉戏;麒麟瑞兽争咫尺之地,相互撕打;伏虎对鸣,决之雌雄……

“咚咚…咚咚…”

突然一阵沉重的脚步声从远处传了过来,震得树叶簌簌之响,原本静谧的山林突然多了几分吵噪,林间崖畔的仙鹤神猿等诸多灵异闻有异常,瞬间皆去山深藏匿的起来,或探头,或挠脑,似是等待,又似是期盼,总之神色各异,甚是古怪。

沉重的脚步声越来越进了,很快,一条一人多高的大黄狗吐着长舌出现了,长舌猩红,夹在两对如利剑般的犬牙中间摇摆不停,山间风来,可见丝丝热气从舌尖随风消散了去。

大黄狗的犬牙寒光闪烁,若是不看它的其它的部位,就光这血盆大口,就能让人感觉出它的几分狰狞和凶恶。

此刻大黄狗举步维艰,大口地喘着粗气,头上顶着一片巨大的芭蕉叶,仿佛不这样就凸显不出它很热,金黄的毛发早已被汗水寖湿,像极了一条落水狗,使它愣是少了几分威武,多了几分呆蠢和落魄。

“小…林子,我说…咱能不能歇会…再接着走啊!

你说师…师父也真是的,一个地烈符…就已经够我受得了…再还加一个重力符,唉!可是累死我了。”

大黄狗吐着舌头,上气不接下气地抱怨着,它的旁边站着一个一米三左右的少年,少年赤裸着上身,皮肤晶莹,莹光闪烁,这并不是说他的皮肤有多好,因为那是他身上的汗水蒸干后留下的盐渍痕迹被太阳光照射所致的。

此刻少年的额头全是汗珠,裤子更是被汗水沁得贴在了腿上,将少年的整个躯体凸显了出来,少年身材矫健,胳膊上的肌肉鼓鼓撑起,成块状结扎,看起来十分有力。

少年紧随大黄狗,亦是趋步登山,脚步沉重如灌铅,每走一步跺得地面咚咚之响,如铁锤击鼓,沉闷拙拙。

“大…黄,你还是…少抱怨几句吧!再…忍忍,咱们就快到…到山顶上了。”

少年走的吃力,伸手抓住了旁边的大黄狗的狗毛,气喘吁吁地开口说道。

“靠,没看到我累得跟狗…呸!累得跟牛一样吗?你还抓着我的毛…往上爬,太不地道了。”

大黄狗想抖一下身躯摆脱到少年的手,但是它此刻已经累得连气都喘不上来了,身躯好像都不是它的一般了,别说抖了,就是撑着都难,所以它也只好作罢。

“大黄,这…这几年你陪着我训练,身上…身上的肥肉可是缩水了不少啊!比起以前…你健壮了很多啊!哈哈…”

“笑,笑,笑,你笑个屁啊!”

“我大黄宁可一身肥肉也不愿陪你受这罪,师父也真是的,你修炼让我监督不就完了,非得让我也陪着修炼,汪~”

“大黄,别抱怨了,师父这也是为你好,你看我,十年世间而已,我如今却即将踏进人中蓝阶,虽然进境不是太快,但是我本身的战力都可以与人中紫阶的修士一较长短了。”

没错,少年姓赵,双名东林,这条大黄狗正是他的二师兄。

如今十年已过赵东林已不再是当初的那个三岁粉娃,他的实力更是恐怖,人中青阶巅峰,他的战力号称同阶无敌,当然这可不是他自个认为的,而是赵倚天评测后说的。

赵东林由于是体神双修,所以他本身对于天地灵气的感知能力极强,因而从赵东林觉醒武魂之日算起,短短一个月时间不到,他便已踏进了体感阶段,成为了一个真正的修士;

踏进体感阶段,其后一年时间不到,在他刚刚四岁时,便就踏进人中赤阶巅峰;

五岁之时,又顺利进阶,成为了人中橙阶巅峰的修士;

七岁之时,从踏进人中橙阶巅峰开始算起,两年时间不到,再次进阶,成为了人中黄阶巅峰的修士,并开始修习简单的一些经典战技;

半年时间后,因压制不住武魂自主修行,成功踏进了人中绿阶;

因修炼过快,在成为人中绿阶巅峰后,三年时间内,被赵倚天勒令不得修体,专练战技,开始与人中紫阶巅峰的赵凤仪、赵方明两兄妹切磋武技。

当然,在每次切磋前,赵倚天都会把赵凤仪与赵方明的实力压制在比赵东林高上一级的程度,可就即使如此,赵东林也只有被虐的份,虽然赵方明兄妹有意放水,但是人中蓝阶这个卡让人中青阶与人中蓝阶成为了天地之差。

三年时间未过一年半,也就是初入九岁之时,赵东林倍感无奈地踏进了人中青阶;

初至十一岁时,虽未曾修炼,但是武魂因被压制过狠而不受控制地踏进人中青阶中级;

十一岁时,因实力有涨,首次与赵凤仪战成平手,但仍被赵方明虐;

十一岁半时,可与赵方明战成平手,能险险击败赵凤仪;

十二岁时,可偶尔击败赵方明,能完败赵凤仪;

十二岁半时,成为人中青阶巅峰,能够正面击败赵方明,并再次主动修炼,开始全力冲击人中蓝阶;

赵东林能跟赵方明和赵凤仪两兄妹同阶一战得胜,这其中有很多的因素,其一,赵东林对于任何战技的精髓有很高的领悟能力;二者,因为赵东林还是一个神修者,他本身对于能量的感知能力很强,对于许多攻击他能分辨出运行轨迹,从而进行躲避或对抗。

如今赵东林已是十三岁将入十四岁的年纪,一年半的时间已过,但他的修为却未有寸进,被卡在了人中青阶巅峰,阻在了人中蓝阶的门槛前,开始经历每个修士都会遇到的修炼关卡,人中蓝阶,这个强者与弱者的分水岭。

而这十年他的神魂修炼亦是恐怖,由于大黄狗这个神秘的神修者存在,再加上赵族中的一位天道之境的老先辈对他进行悉心教导,如今的赵东林已是魂祭上层巅峰的存在,只差临门一脚,他便可成为人魂之境,跨出炼神化气,入门炼神返虚这一阶段,成为一个神修小高手。

赵东林知道,以他现在的状况,这临门一脚不是好跨过去的,估计没有个再十年几乎不可能,除非能有什么奇遇,或者服用一些天材地宝,否则他只能乖乖地等待,等待武魂慢慢蜕变成元神,然后顺理成章地进阶。

炼神返虚化神成虚,若想踏进这个层次,那么武魂就必须得彻底化成元神,然后得经历三次魂劫,三次魂劫度过便可成踏进炼神返虚之境。

炼神返虚之境,此境界可以说是神修中的一个分水岭,若是踏足此境,那将无比恐怖,可控制法宝杀人于无形之中;于百万大军之中取上将头颅如是如探囊取物;至于千里万里传音这些那更是不再话下;撒豆成兵,排兵布阵更是极其容易。?

“唉!”

大黄狗闻听赵东林之言,先是如人一般悠悠长叹一声,然后有气无力地接着开口说道:

“可是师父也太偏心了,给你一个六倍的重力符和五级的地烈符,而我呢?二十级的重力符和十五级的地烈符,累也就罢了,但是这热都能把我热死。呜呜~汪…”

“再说,你别老拿你的那点破实力跟我说,你那腐草之荧光,如何比得上我这天空之皓月,等你什么时候可以正面击败牛牛了再说。”

“靠!死狗,不地道,回去了我就在师父面前告你黑状,我让你哭都哭不出。”

赵东林被大黄三言两语说得哑口无言,打败牛牛,赵东林觉得自己法术与战技全部用上,估计都不可能打得过牛牛,其实,别说是牛牛了,就是花花这个圣石族中最为弱小的人他都打不过。

这十年以来赵东林白天除了修炼吃饭以外其他时间都是和花花、铁蛋、牛牛这三个圣石族的小孩在一块玩,以前的小摩擦都被一声我们都是朋友而消失了。

如今的赵东林在整个寨子里都是很出名的,十岁之时,以区区人中青阶初期的实力就敢去挑战圣石族的铁蛋,虽然没有任何悬念,铁蛋三招完败赵东林,但是赵东林的勇气和努力却得到了整个圣石族人的肯定和尊敬。

圣石族没有弱者,更没有懦夫,他们崇拜强者,更崇拜勇者,而赵东林的一次无心而为的试探,却让他无心插柳柳却成荫,获得了整个圣石族人的肯定和欢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