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赵东林之死
作者:左文太子爷 更新:2019-11-19

看到此刻赵东林已经醒了过来,韩奇顿时又惊又喜,不知道为什么韩奇看着赵东林的双眼有种晕眩的感觉。 就在韩奇准备询问赵东林此时的状况时,赵东林却开口道:

“你先歇会吧,我去去就来。”

张冲看到此刻赵东林已经清醒了过来,而且从刚才的表现来看,可能赵东林现在的实力不说已经恢复,恐怕也要比自己强上一丝。

不过当张冲看到赵东林的双眼时,他顿时兴奋的对站在自己身后的众人道:

“呵呵,你们有没有看到赵东林的眼睛,这是散功前的状况,哈哈,兄弟们,只要我们坚持一刻钟的时间,哈哈......不怕拖不死他。我跟唐辉对付赵东林,你们迅速将韩奇击杀。”

听到张冲的话,韩奇顿时大惊,看着赵东林的脸,颤声问道:

“表哥,你到底怎么了,那个杂碎说的话是不是真的。”

看着韩奇急切而显忧虑的目光,赵东林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

然后赵东林对着韩奇微笑道:

“听着,韩奇,看到你这几天的表现,我真的很欣慰,你也长大了,刑天会我可以放心的交给你了,呵呵,记着你一定要做得比我好,放心吧!很快这一切就结束了。”

再次听到赵东林好像交代后事一般的话语,韩奇大急,准备开口询问赵东林时。

只见赵东林飞身站在半空,浑身上下爆发出万道强烈的光芒,在场的所有人猝不及防,被这突如其来的强光瞬间干扰了视线。

“嘭.....”

只听见连续六道炸裂声,接着光芒内敛,众人这才看到缠在赵东林身上的六道锁魂链已经被赵东林用真气震断。

此时全身没有束缚的赵东林悬浮在半空中,浑身上下散发出一种奇异的能量的波动。

就在张冲准备接受赵东林的攻击时,赵东林却在众人的注视下慢慢闭上了双眼,好像根本没有将下方的张冲等人放在眼里,就这样站在半空,没有半点动作也没有再说一个字。

看着赵东林此刻所表现的怪异动作,张冲等人不知怎的突然心里莫名其妙的有种恐惧的感觉。不过以张冲素来谨慎的性格,他还是将所有人召唤到自己的两边,准备在情况不对时迅速做出还击。

就这样两方人马就这样僵持着。

张冲知道赵东林即将散功,他也很乐意这样对峙着,看着赵东林的表现有点古怪,全身没有半点能量波动就好象睡着了一般,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时刻警惕着等待赵东林做出反应。

就在这样的僵持持续了将近十分钟时。

突然,韩奇背后的小山剧烈的震动了几下,地面迅速裂了开来。

只见,六根将近三人合抱才能抱住的柱子,慢慢地从地面上的裂缝中冒了出。六根柱子高达六丈,呈环状矗立在众人面前,而且所有柱子顶端的环扣栓着原来锁在赵东林身上的锁魂链的另一端。

所有人都注视着这突如其来的变故,看着都感觉到了将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

很快在众人的眼前又发生了更加不可思议的一幕。

只见六根柱子所形成的包围空间内慢慢出现了一个高达三丈,顶部宽长具三米的金色高台,高台由虚影渐渐变得凝实。

金色高台四周刻满了花草、走兽、虫鱼,还有高山大河、日月。不过最引人瞩目的是高台之上摆着的一个暗金色的小圆盘。圆盘直径差不多有一米,圆盘古朴但不失神秘,看上去就好像是一件很平常的古董。但上面刻写的那繁杂的图纹说明了它极有可能是一件上古遗物。

当所有人因为迷惑都再次把目光投向赵东林的时候,赵东林这才慢慢的睁开了自己的双眼。

只见赵东林眼中精光一闪,然后对着张冲和唐辉等人淡淡的笑了一下,看似温和的笑容此刻在张冲和唐辉的眼里却是那样的恐怖。

就在张冲眼见情况不对,准备下令动手时,站在半空的赵东林却转身凌空踏步向高台走去。

看着赵东林闲庭信步的样子,张冲顿时感到摸不着头脑。

自刑天会创建以来,张冲一直是跟在赵东林身边的,可以说刑天会三大堂口的堂主都是赵东林心目中好兄弟,但是真正了解赵东林恐怕只有已经死了的林清雪和赵氏夫妇了。

张冲自认为对赵东林还算了解,但是此刻赵东林的怪异让他感到很是奇怪,在张冲心里赵东林的修行功法一直是非常神秘的,而且赵东林的实力一直难以踹度,这也是他为什么会采用下毒这种方法来对付赵东林的原因之一。

看着赵东林此刻已经登上高台,张冲知道将有不好的事发生了,于是他马上来到唐辉身边,低头在唐辉耳边嘀咕了几句。

看着对面的张冲在跟属下交代什么,韩奇立马意识到可能接下来会有一场恶战,虽然韩奇对赵东林很有信心,但他还是马上盘腿坐在了高台的侧面。

韩奇张口服下一枚丹药,进入了疗伤恢复状态。

站在高台上的赵东林见韩奇坐在一边疗伤,他淡笑的点了点头。

就在这时,赵东林突然感到从张冲的方向传来了一股强大的魔气,赵东林迅速抬头看了过。

只见张冲和唐辉背靠背站在剩下的七人形成的包围圈内。九个人的双手同时捏着一个奇怪而且相同的法印,形成包围圈的七人身上的真气和血气开始涌向中间的张冲和唐辉二人。

而在受到这些血气和真气滋补的张冲和唐辉二人身上开始冒出阵阵黑气。这些黑气渐渐地在张冲和唐辉两人周身形成了一个个黑色的烟圈。

烟圈将张冲和唐辉二人围绕着,每当他们二人身上有一丝黑气冒出,都会迅速融入这个黑色烟圈内。

赵东林看到这种情况,感到很是震惊。显然张冲和唐辉已经在修炼一种魔功了,而且修炼好像有很长的时间了,这两个人一直跟在自己的身边,出现这种事自己竟然一直没有发现。

赵东林知道这种魔功很是邪异,可能张冲和唐辉的背叛除了他们本身的性格关系外,这种魔功的修炼可能也起了不小的作用。

赵东林看着这一切只皱了一下眉头,然后转身盘腿坐在了暗金色的圆盘前,缓缓地将自己的双手伸了出来,然后轻轻地放在圆盘上。

接着从赵东林身上散发出三股真气。

一种是金色神圣而且霸道的真气,也就是赵东林修炼的本命真气;

一种是暗红色透发出冰冷而且血腥的真气,显然是赵东林修炼的名为‘血魂杀’的战气;

再就是最后一种呈黑色的魔气,也就是被蛊毒侵蚀神魂而形成的魔煞之气。

三股真气同时透体而出,赵东林的额头马上布满了细汗,很显然饶是以他的强大也无法将这三种真气同时完美运用。

三种真气始一出现就开始相互攻击,赵东林的脸色立马变得煞白。可是,赵东林还是马上深吸一口气,咬紧牙关,谨慎地继续操控着这三股真气慢慢进入圆盘之内。

三股真气刚进入圆盘之内,圆盘立马便凌空飞了起来,并在赵东林真气的补充下旋转着来到高台下的韩奇头顶。

圆盘刚到韩奇头顶,坐在高台上的赵东林便大喝一声,

“以吾之力,沟通造化之盘,三气归元,祭炼吾魂,灌顶夺天。”

在赵东林说话的同时,一口精血也从他的眉心飞了出来。

这滴精血对此时的赵东林来说是他的本命精元所在,如果不是这滴精血,赵东林可能很快就会被魔化,变得嗜杀成性,最后精竭而死。

当这滴精血冲进此时正在修炼的韩奇天灵盖时,韩奇头顶的圆盘也在赵东林的法印改变下立马停止了旋转。同时,一股精纯的真元迅速从圆盘中掠出,最后从韩奇的天灵盖中钻进韩奇的体内。

正在修炼的韩奇在赵东林的精血突然进入自己的身体时,他刚才战斗所受的伤就已经痊愈,以前的境界也迅速提升了将近两个不止。

韩奇知道只要自己多修炼一段时间,将自己的真气补齐自己就有可能会无敌天下。

就当韩奇想要睁开眼,看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时,一股强劲的吸力将他吸向了半空。

当韩奇试图挣扎时,却发现自己怎么也使不上力。心中大急的韩奇试图再次反抗时,只听见赵东林的声音传了过来。

“韩奇,听着,不要反抗了,这个造化之盘是我无意得到的上古之物,这些年我一直在研究它的作用,直到我在一片上古遗文中才得知了他的功用。”

“这个东西是需要三种以上的不同真气同时催动,可以给任何一个人强行提升功力的法宝。刚才我将自己的最后一滴精血打进了你的体内,强行将你的境界提升,但是如今人间界灵气稀薄,你要想通过修炼来提升你的真气可以说是难上加难。”

“本来我只修练了两种真气,是无法给你用造化之盘灌顶提升的,不过造化弄人,张冲给我下的蛊毒却使我的神魂转变成了魔煞之气,我才得以施为。”

“呵呵,有我的精血协调,很快你就可以将实力提升到接近我巅峰时的实力,我知道自己命不久矣,刚才已将自己的神魂进行祭炼过,很快我就可以去见父母还有雪儿,希望你好自为之。”

听完赵东林的话,韩奇顿时大惊。

将赵东林的话消化了以后,韩奇心中顿时充满伤悲和愤恨,全身也没有了一丝力气,就这样傻坐在半空,任凭圆盘透发出的真元一点一点地进入自己的体内。

韩奇的眼泪顺着脸颊慢慢滑落,流进他的嘴里,咸咸的。

韩奇现在知道了为什么赵东林从刚开始见到自己时就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了。现在想来,可能是他明知自己身体已经快被蛊毒魔化,故而心存死志。

想到这里,韩奇感到自己真的很无能,舅父舅母死在自己的眼前自己什么事都做不了,现在自己最亲的人赵东林也将死在自己的面前,可是他也只能无能为力的看着,他恨,恨自己,恨张冲这些人。

无尽的恨意将韩奇刺激地,他开始催动自己的真气,将造化之盘中的真元吸入自己身体。

就在韩奇刚完成灌顶时,对面的张冲和唐辉已经睁开了双目,一对魔翼在他们背后若隐若现。

接着张冲和唐辉竟然同时出手,将自己的七个手下全部击杀,接着从他们身上散发出来的黑气将地上的七具尸体很快化成了血气,然后迅速被他们吸收。

而他们背后的魔翼在他们吸收了这些血气时,开始慢慢地凝实了起来。

在张冲和唐辉刚刚完成这样的转变时,韩奇也已经熟悉了自己的力量。

韩奇睁开双目,转过头看见已经处于濒死边缘的赵东林,韩奇的双眼迅速涌现出一抹血光。

悲伤划过心头,不过立马被无尽的仇恨取代,同时比以前强大百倍不止的气息透体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