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24他说他爱他
作者:冬叶沐雪 更新:2019-11-16

“别急,彦儿,你可知道,这姿势可是浮水之人下水救人的最佳姿势呢!”

他的声线本就有些暖,再加上温柔的语气,逗得柳彦卿忍不住耳朵尖儿都红润了起来。

“你、你还知道有人会浮水的?”

柳彦卿努力集中心智,将重点放在了浮水之上,而非去想念身后这个对他为所欲为的坏男人!

可效果似乎并不明显,清冷美人的脸此时尽已经一路红到了耳根。

“自然知道!”哪!你身后不就有一只?

凤知秋笑呵呵的,贴着那人更紧了。

“所以,亲爱的,我才让你好好抓紧我的手。我会带你出去的!”

“哦!这样!什么?!小柳!你什么意思?”柳彦卿差点儿就沦陷于身后这男人的温情之中,恍然间听他这么一说,尽什么粉色的心情都没有了!

小柳他难道只能就自己一个人出去?!

那外公外婆怎么办?!他们毕竟年纪大了!身子本就不如年轻人活络了,若是再糟了水灾——

“不行!我不要紧的!你先想办法救他们出去好吗?”

柳彦卿眼睛看着席瑾溪那边,三个老人此刻还站在石墙边上,倒是没有一个人说话。

“喂,你们也感觉到了?”

席瑾溪无语的推开了一直堵着自己的老夫妻俩,还有什么好说的,该说的早在璃儿离开自己的那个时候全说完了。现在再来道歉,不会觉得晚了点吗?

席瑾溪怀里抱着小宝儿,别看它身子小巧,却可以说的上是这整间墓室的总控制器。这墓穴里发生的事情,小宝自然是全数都晓得的了。

“是啊,你看咱们还有多久才能出去?”

虽然已经到了出口处,凤知秋却不那么乐观地认为,他们已经快能出去了。

只怕这鬼地方还有一道什么东西在阻挠他们也说不定。不是说时刻都不能放松吗?你永远都不会知道,下一刻的自己会不会按照自己预订的方向去走。

“最快也要一刻钟!”

席瑾溪看着那较高一些的年轻男人,心底更加赞赏的点了点头。

“那现在,左安斌他们身在何处?”

凤知秋也不避讳了,干脆说出了那来人的身份,不知为什么,凤知秋总有种对面前这老头子的依赖感觉。

之前让他带路是这样,来到这里,即便是发觉了这墓穴的变化,他依旧选择相信这男人。

“呵呵,你倒是干脆!只剩一公里了!你们做好准备了吗?”

“该死的!那么快!那水呢?!”

“什么水?”

席瑾溪别过头去,看了一眼莫名其妙的瞧这这边的人们,眼底尽是满满的不赞同。

这小子果然还不成气候,都这种时候了,竟然能公然嚷嚷他们的处境!

若是在场的众人心都散了,那还说什么出去不出去的?!

“你别装蒜,你怀里抱着的那个玩意儿只怕知道的比我还仔细!你倒是快说啊!”

凤知秋难得一次的翻了急性子,此刻毕竟是针分夺秒了,他们可不能输一丁点儿!

况且方才还听到这人说“公里”!那不是现代才有的计算路程的单位吗?!

凤知秋眼底一亮。这下可是你自己暴露的!可不能改的聊我了!老先生啊!你等着吧!我会让你刚好看的!到底会是谁呢!

“哼,小宝儿,快开闸,我们出发吧。”

席瑾溪并不理他,只转过身去低头对着怀里的小家伙说着,脸上是很久都没出现过的释然和轻松。

“溪溪,你真的就这么走了?我、我还能见到你吗?”

小宝儿语气凝噎着,虽然是一个石头小人儿,却也听到的人忍不住一阵心疼。仿佛被家人抛弃的孩子。

“小傻瓜,我不会丢下你的,咱们还要一块儿去见璃儿呢!小宝儿,你看这是什么?”

不知何时,席瑾溪从身上摸出了一个黑漆漆的匣子,虽不起眼,可小宝儿却瞬间咯咯笑了起来,那两个硕大的转盘按在脸上,好奇却又兴奋的瞅着席瑾溪,

“溪溪!你难道真的做出来了?”

“嗯,虽然材料有限,却足够带你离开这个不见天日的地方了。”

“哇塞!好棒!快快!快帮我带上吧!”小家伙语气急切,激动地扭转着小身板,虽然他长得很圆,却一点儿违和感也没有。

“什么戴上啊!你啊,什么时候才能理解我的话!”

席瑾溪无语的瞥了他一眼,手上却宠爱无比的黑匣子递到了小宝儿的胸前。额,暂且称他为胸吧。虽然那里送出手便是一片冰凉的石块。

这小东西的智商还有待提高,当年能做出他来,璃儿可是陪着自己高兴了整整三天三夜。

与璃儿在一起,过的虽是开心的紧,却绝对不可能有儿女承欢膝下。席瑾溪本就是地质学专家,平时对国际先进的机器人研发也颇有心得。

这不,没花多久,小宝儿就“出生”了!

虽然它的记忆核心只有自己和璃儿两个人存在,对那些基本常识更是一无所知,但能把它亲手做出来,席瑾溪就很是开心了。

他永远都不会忘了,小家伙第一次叫璃儿“爹爹”的时候,璃儿脸上那幸福的表情。

答应他要好好改善小宝儿的构造,让他能更加人性一些的,没想到,这都五十多年过去了,自己却真的成功了!

席瑾溪无意间唇角上扬了几分,带的嘴旁的假面也褶皱了些许。

果然是这样!

柳彦卿眼底一沉,攥着凤知秋衣服的手不知何时竟然紧了几分。惹得身下那人眉头一皱。

“彦儿,怎么了?”

凤知秋自从知道,他们现在只剩十五分钟都不到了,心底就越发的焦急起来。凤知秋啊凤知秋,没想到你也有害怕的时候。

柳彦卿抓他的时候,他便感觉到了,现在更是没有理由来劝慰彦儿跟自己一起淡定了罢。

凤知秋只是将脑袋靠了过去,亲昵的拱了拱那人的鼻尖,靠在他耳边温柔问着。

“不急,小柳,等咱们出去了我在和你说!”

柳彦卿搂着这个男人,心底做好了打算,反正那个奇怪的男人一时半会儿是不会伤害他们这群人的,何不利用他,逃离这里?!

若是以后那人成了敌人,柳彦卿一定亲自杀了他以除后患!

“彦儿,我好爱你!”

“咳咳……”这混蛋,突然这么深情做什么?!

柳彦卿刚刚淡定下来的一颗心被他这一句话顿时提到了嗓子眼,躁动的那里更是止不住的一阵乱跳。脸上也陡然热了许多。

“彦儿,我真的好爱你!”

知道了!混蛋!你还说!某人的脸越发的红了。比涂了胭脂的姑娘家还要美上几分。

“你,你就不能说一句也爱我吗?”

凤知秋小声的嘟囔着,但也只能和着口水自己咽了下去。许是真的到了生死关头,凤知秋此刻只想紧紧拥着这人,不!抱着他还不够,好想跟他融为一体,这样一来,无论待会儿发生什么,自己和彦卿终是能永远在一起的,不是嘛!

爱?突然就很想说这个字!

心底温暖柔软成一片,只想对怀里的这个男人说。如果不想获得回应,那绝对是假的。

凤知秋瞄了那男人两眼,彦儿并没有回答自己。却粉红了一张诱人的脸颊。

凤知秋心底有些酸酸的难受,仿佛被人打了一拳,却找不到发泄的对象。彦儿他还是喜欢我的吧?!也许没有我喜欢的那么深,却也足够了。

凤知秋将嘴角一撇,委屈的耷拉着眉角。

这!

谁能想得到,柳彦卿其实比他还要窘迫。平生头一次遇上自己心仪的人,还没学会怎么去爱一个人,这人便把自己炙热的心放在你面前。

很霸道!不是吗?!

柳彦卿心底打着鼓,尽有些比凤知秋还要愤懑了。可看着那男人垂头丧气的样子,柳彦卿只听得见,有一个声音在心底喊,

“快承认吧,其实你也很爱他了,不是吗?”

“我也爱你!”

等回过神来,柳彦卿只发现,自己竟然已经脱口而出了那句羞人的话。他的脸上早已红透了,本就白皙的皮肤此刻看上去红润润的,可爱的要命。哪里还有往日的冷峻。

“呵呵!”

席瑾溪一边熟门熟路的寻着了小宝儿的心门所在,将自己制作的黑匣子小心翼翼的放入那狭小的腔门内。

凤知秋与柳彦卿就站在他的身边,两人说了什么话,他自然全部都听得到。

直笑这两个年轻的男人,竟然这么容易就言爱了!只盼他们能白头到老。

这比自己原先待的那个世界还要腐朽的古代,若是没有决心,只怕他们的路还有很长很长吧。

席瑾溪偏头看了一眼兴奋的大喊出声的凤知秋,眼底跟明镜似的透亮!

那孩子,是凤家嫡长子吧!

凤知秋此刻早已将他们的处境忘得一干二净了,什么水灾,什么宁王?什么战争?统统都去死!

他只恨不得时间能永远都停留在这一刻。

彦儿说,他也爱自己!他,也爱自己!

凤知秋默默地低着头,肩膀控制不住的一耸一耸,浑身都忍不住轻颤起来。

“你怎么了?”

www.PaoS 更新超快,COM域名被墙,更换.CC域名,请大家牢记,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