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作者:容恪 更新:2019-09-16

“我的魔杖!!!”

顾北凄厉的惨叫起来,他心疼无比的捧起断掉的两截魔杖,这可算得上是身体原主人奇洛留给他不多的他能用的东西之一,无数次陪伴他释放魔咒,教导学生,又完成老板的任务……呜呜,用久了真的很有感情了啊!更关键的问题是,买一根新的要花好几个金加隆他木有钱啊!

顾北泪汪汪的看着彻底坏掉的魔杖,又用无声的控诉眼神瞪向小天狼星,后者捂着滴血的手尴尬的瞥开视线移向对面的斯内普,斯内普并无大碍,只是有些气喘,并且露出一个几分得意的表情。

“你输了。”他宣泄似的宣判。

小天狼星的表情很不甘心,看起来想辩解几句只是魔杖不趁手之类的话,然而顾北立刻更加愤怒的瞪他,他只好干咳一声。“这不算什么。”

他看看天色。“天要亮了,你们快点回去吧。”

“在那之前,”斯内普扫视一眼三个孩子,心情相当愉悦的勾起唇角。“格兰芬多三个学生夜游,每个人扣掉五十分!”

“……”哈利与罗恩一副吃了大便的表情,赫敏眼珠子都要瞪出来很想自己现在像彼得一样昏迷。顾北完全顾不上说几句别的什么,正在把自己魔杖的“尸体”收到怀里看看能不能“缝缝补补再三年”。只有独角兽亚历山大在一边闷笑。结果换来四个人包括小天狼星的一致怒目而视。

“你这是公报私仇!”小天狼星跳起来怒骂。“肮脏的鼻涕精,有本事就等我拿回自己的魔杖以后再来决斗!”

斯内普嘴角的微笑因为这个称呼而僵硬了,随即他毫不留情的嘲讽冷笑。“手下败将还是赶快躲藏起来比较好!”

小天狼星简直想直接冲上去与之肉搏,哈利和罗恩拼命拉住他。“不行!小天狼星!想想你还要把彼得绳之于法!”

在一瞬间,所有人彷佛看到小天狼星幻化出的他的阿尼玛格斯的狗尾巴摇来摇去。哈利满头黑线,小天狼星抱住哈利感激涕零。“哈利!你真是个好孩子!詹姆和莉莉如果能看到你现在的样子一定会很高兴的!”

罗恩无语的看向赫敏,“你确认阿尼玛格斯状态真的让摄魂怪对他没造成什么理智上的影响?”

赫敏艰难的……摇了摇头……

这一夜所有人都疲惫不堪,除了明显精神奕奕的斯内普教授。他不但带着彼得敲开了校长办公室大门弄醒了邓布利多——明显睡的迷迷糊糊穿着各种花纹睡袍睡帽的邓布利多眼镜都没有戴。还主动讲述了一遍这一晚上都发生了什么——当然,是从他的角度来叙述的。

“因此,我个人愿意提供一点吐真记,来验证一下。”他快速说完。

“哦,西弗勒斯。”邓布利多终于摸索到他的眼镜戴上,他仔细看了看被扔在地上的小矮星彼得,“这是……这是彼得没错。他和十几年前并没有太大变化。”

“我会通知福吉部长,我想他们可能要召开一个听证会。”

“那就好。”斯内普点头,又转过来看了低迷沮丧的三个孩子与顾北。“关于格兰芬多的夜游问题越来越严重,我认为有必要加强惩罚力度,因此我给他们每个人扣了五十分。”

他得意勾起唇角。“这样才能让他们长长记性。”

“我想他们的夜游还是很精彩的不是吗?”邓布利多和蔼微笑着。“如果他们不夜游,真相也不会大白。”

“我去拿吐真药剂。”斯内普转身出门,邓布利多对着彼得挥动了一下魔杖,地上的人幽幽转醒,然而又被绑缚在凭空出现的椅子上,他挣扎两下才看清眼前的状况,一双小眼睛不安的转来转去。

“你还活着。”邓布利多平静的开口。

彼得脸上的表情更惊恐了。“教授……校长——邓布利多校长!”

顾北情绪不高的把自己窝在沙发里,哈利罗恩与赫敏都关注房间里的情况,邓布利多传唤了家养小精灵,给他们送上热可可和一些茶点。这晚上实在太折腾,他们迫不及待的端起热乎乎的茶杯,各自大饮了一口。

“你们做得很好。”邓布利多顿了顿说道:“我很高兴看到你们并没有被仇恨所主导行为,而是把他带来了这里。”

“谢谢您的热可可,校长。”哈利害羞的抓了抓头发。“我们只是……只是觉得这样做比较好。”

斯内普推门进来,手中拿着一只小水晶瓶。顾北猛地抬起头来,他现在才想起来吐真药剂的作用……天啊,如果彼得全说实话他就死定了!

他忐忑惊慌的看着斯内普强行给彼得灌下无色无味的吐真药剂,屁股忍不住往旁边挪了挪,左手情不自禁的抚摸右手腕上老板送的魔力手镯,决定看时机不对就果断逃走,没错,门钥匙不就是这种时候用的吗?

老板做的门钥匙,应该在霍格沃茨也能用吧?他相信老板出品,一定是最好的!。

审问开始了,彼得变得面无表情,又无意识的微微抽动身体,邓布利多开始询问,起初是一些“姓名年龄的”随意问题,而后循序渐进提问一些久远的事情,比如学生年代与其他三个伙伴一起的记忆,彼得一一回答着。哈利听的最为认真,斯内普不知何时站在墙壁边,脸上是浓重的阴影。

邓布利多终于问到了关键问题。“那么,你是个食死徒吗?”

“我……我……我是。”彼得茫然应是。“我是个食死徒,我的胳膊上有黑魔标记。”

斯内普立刻跨前一步撕开彼得的右胳膊衣袖查看,那里有一个硕大无比的骷髅,由无数碧绿色的星星般的东西组成,一条大蟒蛇从骷髅的嘴巴里冒出来,像是一根舌头。

这丑陋的标记让三个孩子齐齐倒吸一口气。

不等邓布利多说些什么,斯内普阴郁插嘴。“那么,告诉我们,你接受了什么任务还待在霍格沃茨?”

“……我……我听从主人的吩咐。”彼得机械性的麻木张嘴。“找到小天狼星,监视哈利·波特,传递情报,还有……奇洛,随时上报奇洛的情况。”

“奇洛?”

“奇洛教授?”

顾北的心脏怦怦跳动,他哑然大张嘴,露出一副瞠目结舌的神情——实际上他也的确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老板给彼得的任务还有这个吗?这是……这是他关心自己的方式?

“为什么上报奇洛的情况?”斯内普还想更多挖掘出什么。

“我不知道。”彼得摇头。“只是命令,每天都必须上报……包括奇洛的所有事情。”

斯内普逼近一步。“那么,你的意思是……奇洛教授也是个食死徒?”

彼得犹豫了几秒。“……也许。”

“也许?”斯内普很不满意。“也许是什么意思?”

“我不确认。”彼得结结巴巴的。“我从来没在集合中见过他。”

哈利猛地站起来。“不可能的!奇洛教授不可能是食死徒!”

斯内普脸上更阴沉了。邓布利多饶有兴致的推了推眼镜,罗恩和赫敏的表情都和哈利的差不多,顾北忽然觉得烦躁又郁闷,又想起刚分开不久的独角兽亚历山大的问题,心情瞬间就糟糕透了。

“食死徒都有黑魔标记吧!看一看奇洛教授的胳膊!”哈利坚定的说着。“我相信奇洛教授不是食死徒!”

斯内普脸色黑得不能再黑。“那就试试!”

顾北眨巴眼看着他们无声隐约的交锋,黑魔标记的话,老板好像一直忘了给他弄哎……他立刻伸出胳膊,使劲往上捋自己的右胳膊衣袖,袍袖很宽松,直接弄到肩膀上。

那里自然是光洁肌肤,又因为是奇洛的身体,连痘疤和疫苗留下的痕迹都没有。

“……怎么可能!”斯内普震惊的冲上来抓住顾北胳膊查看,拿起魔杖放了一个显形咒。“快快显形!”

自然什么反应也没有,哈利有些愤怒。“奇洛教授不是食死徒。”

“好了!”邓布利多出言制止。“既然奎里纳斯身上没有黑魔标记,那么就暂时没有嫌疑。现在我们应该继续询问彼得。”

斯内普愤恨松手,顾北心下感激起老板的“健忘”了。那边审问还在继续,邓布利多又问了一些边缘问题,最后才是关于十三年前的案件。

“当年你是詹姆·波特和莉莉·波特的保密人,是吗?”

彼得的瞳孔已经涣散,主动点头。

“是你将他们的地址告诉了Voldemort,是吗?”

彼得喃喃的说是。

“那么……是你带Voldemort前去袭击了波特一家,是吗?”

“我……是我。”彼得完全无法控制自己说了些什么。“神秘人只是听到了预言,随后我报告了波特一家的地址,我告诉他波特家没什么人防守,波特让我做保密人,所以他们认为很安全……所以神秘人才决定去袭击——他本来并不太在乎那个预言的。”

哈利的拳头攥紧了,他浑身不可抑制的颤抖。咬住下唇倔强没有出声。

“隆巴顿家的那个老太婆太精明,莱斯特斯基怎么折磨那两口子他们都不肯开口……”彼得继续着。“我带他们去了山谷波特宅,我把小天狼星和卢平调开了,波特一家在房子里,那是一场混战,最后也许是咒语打偏了……谁知道呢,总之大人们死了,孩子活下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