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作者:容恪 更新:2019-09-16

第五十四章

第五十四章,你好,归来的……

“人类,你怎么了?”

顾北茫然的抬头,看见一个非常熟悉却想不起来的长了一支独角的大脑袋冲着他,似乎十分关切的低头看着。两只大眼睛纯洁又无辜,好似最天真的婴儿。

“独……独角兽?!”顾北惊悚的眼睛瞪了个溜圆,猛然从记忆深处扒拉出一点影子来。“你你你——你不是死了么!”

好像还是……还是被他气死的?!

独角兽定定的盯着他看了半响,忽然恍然大悟。“原来是你!残忍的人类白痴!本大爷是独角兽怎么可能那么容易死!你的阴谋不会得逞的!”

“我有什么阴谋……”顾北被陡然激动起来的独角兽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弱弱反驳,又猛地回过神来。“不对!你这头驴!原来你当时装死!”

“装死又怎么样?!这是生存技能!”独角兽很是得意的打个响鼻。“本大爷是全才!全才!”

“混蛋驴子!”顾北气得跳脚了,猛地直起身来站着。“我要替天行道!灭了你这头假装独角兽的驴!”

独角兽回给他一个鄙视的眼神。“你身上干净了,没可怕的东西了……现在本大爷可不怕你!”

可怕的东西……是说老板吗?顾北一愣,继而怒火顿起。“你敢说我老板?我可是优秀员工!你说老板就是说我!你这头驴!该死的驴!”

独角兽暴躁了。“本大爷不是驴!!!”

“你就是头驴。”顾北很是认真语气的盯着独角兽说了这么一句,一字一顿的口气让独角兽暴跳如雷的想狠狠揍死这个人类,但是顾北的更快的出击了,他猛地扑上前去,竟然把独角兽冷不防的扑倒在地,又狠狠的冲着它的眼睛揍了一拳。

独角兽瞬间哀嚎起来:“白痴人类!你居然敢打高贵的独角兽!”

顾北得意昂头。“揍你就是你!驴!”说着,他还不屑的从鼻子里冷哼一声,只是顾北不常扮演这种鄙视他人的角色,所以怎么看怎么不对劲——而倒在地上扑腾的独角兽显然被糊弄住了,他完全不顾什么“高贵美丽纯洁独角兽形象”,四条腿乱蹬冲着顾北就扭打到一起。

两个体型都不小的生物在禁林的地上滚来滚去,像两个幼稚园的孩子。独角兽张大嘴嚼住顾北的头发不动,而顾北拼命撕扯独角兽的鬃毛,还一只手抓住他的独角用力摇晃。他们扑通来扑通去翻滚着滚到了不知哪里的斜坡,顺着斜坡向下一直滚落到最低端,夜晚已经来临,禁林里黑漆漆一片,完全看不清楚,顾北的身子撞到地上,暂时和独角兽分开了。

他抬头到处寻找想继续打架,而只能看到独角兽一身洁白的毛发在黑夜中幽幽泛光,还沾染了不少杂草尘土。

“该死的驴……”他的胳膊和腿都被蹬了好几脚,因而疼得厉害,咬牙切齿的想揪掉对面那家伙的尾巴,而独角兽一动不动呆在那里,甚至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顾北乐了。“嘿!蠢货!”他模仿着老板的语调。“你害怕了吗?”他走上前去直接用手捅了捅那屁股。“蠢驴,再来吃我一拳啊!”

独角兽不为所动,反常的……竟然有一丝颤抖?

顾北终于觉察到不对劲的地方了,他顺着独角兽的目光看去,目光所到之处,都是密密麻麻的……蜘蛛卵……

“……为什么我每次进禁林都会遇到独角兽和蜘蛛,果然这是气场不和的问题吗……”顾北喃喃自语,独角兽已经抖筛似的颤动身体惊恐着后退,并且嘴里也嘀嘀咕咕,顾北勉强才听清楚。

“要吃吃那个白痴人类不要吃我……要吃吃那个白痴人类不要吃我……”

“……混蛋驴子!”顾北暴怒的大吼一声,独角兽慌乱转过头来,尴尬干笑。“咳咳……”它人类似的扬下巴。“能和本大爷相遇就是缘分!共患难更是荣幸!巫师,赶紧用漂浮术把我们都弄出去!现在是蜘蛛的繁殖期……他们会很饿很饿……”

顾北噎住了,脸红透了,半天才呐呐开口。“我的魔杖没了。”

“没了?!”独角兽怪叫一声。“你是个巫师!你居然把魔杖弄没了?”

顾北不得不费了点时间解释了一下狗和猫和老鼠的故事。

独角兽听完了,用诡异的眼神上下打量他个遍,忽然很正常的说道:“巫师,你没看出除了那只猫,其他两个都是阿尼玛格斯吗?”

阿尼玛格斯?那是什么东西?

独角兽了然的看着他的满脸“求解释”的神情,用恨铁不成钢的语气继续:“阿尼玛格斯你都不知道?你究竟是不是个巫师?”

“阿尼玛格斯是最高级的人体变形术。学会它非常困难,所变化的动物与巫师的性格和体重有关。一般地,每个人只能变成一种动物。同时,阿尼玛格斯变形通常限定于非魔法生物,魔法生物变形将带来不可预期的后果。”

“练习阿尼玛格斯是非常危险的,魔法部对此严格控制,要求所有阿尼马格斯的变身动物及特征必须在魔法部的滥用魔法办公室里登记。但很多人练成之后都没有去登记……”它思索片刻。“看来那只狗和那只老鼠都属于没有登记的阿尼玛格斯。”

顾北完全没搞懂是怎么回事,他犹疑开口:“你的意思是,那是个巫师?他拿走了我的魔杖……”他猛地反应过来。“天啊!他是个巫师?他拿走了我的魔杖要干什么?”

独角兽用和刚才一模一样的鄙视表情看顾北。后者抬手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急得团团转像只热锅上的蚂蚁。“怎么办怎么办……”就连老板那么强大的巫师都必须用魔杖才能办到一些事情,由此可见魔杖对于巫师来说的重要性了,有了就算不是自己的魔杖,一个巫师也足以使用绝大部分魔法了——特别是破坏性和毁灭性的。

独角兽站起身来,打个喷嚏抖落一身灰尘。踱走几步走到徘徊着的顾北身前,略有些尴尬的说道:“跟我来。”话音刚落,它就转身往一个方向走去。

顾北愣了一下,迅速跟了上去……

禁林里占地极广,大部分地方又都人迹罕至。独角兽带着跌跌撞撞跟在后面的顾北,七拐八拐不知绕到哪里,才走出了这一片蜘蛛的领地,并且成功躲避开了蜘蛛们。当依稀在林木缝隙中看到霍格沃茨高耸城堡的墙体时,顾北简直想抱住独角兽的脖子大呼感激。

同时他又发现了另一个问题。“原来你自己能走出来!为什么还要我用漂浮术!”

“因为这样走很麻烦啊。”独角兽的马脸上是一脸的理所当然。“不小心就会遇到蜘蛛,不如浮空算了……而且你是个巫师,谁知道居然会丢掉魔杖,漂浮术又用不了多少魔力。”

顾北对他怒目而视。独角兽尴尬咳嗽两声抚迅速转移话题。“回城堡去吧。尽快去买一根新魔杖,禁林里的生物是不干涉霍格沃茨事务的,我们两不牵扯。”

“那只狗呢?”

“那就没办法了。”独角兽有些烦躁的动了动前蹄刨了刨脚下的泥土。“他绝对是知道某些密道……”它的声音低下去隐约听不清楚。“霍格沃茨小兔崽子们的好奇心……”

顾北也起了好奇心。“你说什么呢?”

“没什么。”独角兽的脑袋靠近他,颇为亲昵的蹭了蹭他的脸。“我说过吧,你的灵魂很纯洁。”它眨了眨眼睛。“或者说因为太白痴了?”

“……你才白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