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作者:容恪 更新:2019-09-16

邓布利多猛烈的咳嗽起来!难道马人的预言出了差错……奇洛是变化了,但是绝对是诡异的变化!

不能掉以轻心。Voldemort一定还潜伏在哪里,等待着东山再起。邓布利多收回思绪。对面的顾北眼睛闪亮,一脸的“我很虚心学习的传说中的炼金术什么的就传授给我吧”的表情。这让他感到一阵无力……好吧,从今天起,加强对奎里纳斯·奇洛的监视!

“很遗憾不是。”邓布利多慈祥的笑。“我也很希望能够一睹炼金术的风采,但是我对此并没有什么研究。”

话音刚落,顾北露出失望透顶的神情,让享受了很多年希望信任目光的邓布利多很不适应。接下来他们随口聊了几句毫无意义的天气之类,顾北告别了邓布利多,从自己的办公室直接回家。

直到回到奇洛宅,顾北还在愤愤不平,“又不教给我让我发家致富,为什么要突然提起来啊……”他嘟嘟囔囔的走出壁炉,抬眼是已经很多年没有客人拜访的奇洛家客厅。

一只丑陋的家养小精灵“嘭”的出现在他面前,大脑袋低低的快垂到地面上。“少爷回来了!”

啊……多么美好的巫师生活,家养小精灵真是神奇!如果他是老板也一定非常喜欢这种奇妙生物的!勤劳肯干兢兢业业手艺一流还不用发工钱!顾北的双眼几乎快射出X光来,直勾勾的盯着家养小精灵齐齐不放。

齐齐被主人的怪异眼神吓坏了,猛地开始撞起地面来——“齐齐是个坏精灵!齐齐做错了什么!齐齐坏!齐齐坏!”

“咳咳……”顾北尴尬的挥手。“没什么事就下去准备晚饭吧!”虽然他因为自己不是个合格的老板而喜欢给别人打工,可也不愿意看到员工自虐。家养小精灵的奴性真是太强烈了。齐齐瞬间不见了踪影,顾北顺着记忆中的方向走上楼,打开书房的门。

奇洛大概有一个多月没回家了,书桌上堆了一小摞信件,只是一些日常问候什么的,都不重要。Voldemort忽然开口:“远离邓布利多。”

“啊?哦。”顾北茫然点头,又马上问道:“为什么?”

“……”这个笨蛋家伙是真无知还是借机要挟?黑魔王大人霍霍磨牙。“你已经是个食死徒了!邓布利多不会放过你的!”

顾北委屈点头,他很想说自己还没签合同,但是Voldemort的目光像是要把他生吞活剥。顾北只得唯唯诺诺的答应下来。

呜……他还想把两份工作都圆满完成的!在他的脑海里他已经自动把凤凰社与食死徒当成两个竞争公司了。整个英国也不过几千个巫师而已,还没他以前去过一个村子大。魔法部神马的,大概是村委会?

想到这里,顾北顿时用同情的眼神看着自己的新老板。奋斗终生,都没能混上村长的位置……

黑魔王大人注意到他的眼神,顿时狂怒:“你那是什么眼神!”

顾北无辜眨眼。“我只是觉得您太辛劳了只恨我不能为您分忧!”

“……”Voldemort用怀疑的目光扫视他。“真的是这样吗?”

顾北忙不迭的点头。“当然啦!我可是个优秀的会为老板着想的好员工!”

Voldemort冷哼一声。“既然这样,我要给你个任务。”

“啥?”

九月一日很快来临了,顾北直接来到了霍格沃茨,他的办公室在三层,地处偏僻,但是阳光充足。让他很是喜欢。

这一天晚上,他“亲眼”见到了他的其他同事们。阴沉沉看见他不言不语的魔药学教授斯内普,个子矮小好像矮人的魔咒学教授弗立维,完全是个幽灵的魔法史学教授宾斯……他一路看过去心惊胆战,这些人真的是学校教授而不是午夜奇谈被研究对象?

他暗自腹诽,然后看着新一年的新生们懵懵懂懂的走进大厅,哈利的乱发在其中十分明显,他身边站着一个红头发的男孩,两个人似乎已经成了朋友。

他偷偷冲着哈利眨眨眼,后者眼睛里飞快逝过一丝惊喜。

顾北兴致勃勃的看着分院,马尔福家的那个男孩得意洋洋的进了斯莱特林,哈利与红头发的男孩进了格兰芬多。他似乎觉得身边坐着的斯内普教授神情复杂,但仔细看去又什么都没有了。

经过了分院帽和校歌的折磨,顾北仍然满怀信心的举起酒杯感叹着:这就是青春啊……真是值得期待的校园生活。首先和同事搞好关系吧!“斯内普教授,你喜欢喝血腥玛丽吗?”

斯内普面无表情。“不。”

“那么柠檬汁呢?”

“不。”

“黄油啤酒呢?”

“不。”

“啊……”顾北恍然大悟。“那么您口渴吗?”

斯内普用最凶恶的眼神瞪他。“……不!”

原来是这样,怪不得只吃饭不喝酒水呢。顾北喜滋滋的给自己再添上一杯血腥玛丽,这味道很刺激,喝多了却习惯了。只是不知道原主人奇洛是为什么喜欢这个味道的。

霍格沃兹的伙食真是好啊。他一脸幸福的把盘子里食物消灭干净。坐在他左边的庞弗雷夫人忧心忡忡的问道:“奇洛教授,看样子您在阿尔巴尼亚的冒险危害了您的身体。”

“哦,不。”顾北笑道:“我只是太想念霍格沃茨——尤其是这些美味的食物。”他一口又塞进嘴巴一块牛排。“阿尔巴尼亚什么都没有……”

似乎是听到了什么,邓布利多别有他意的看他一眼,顾北与他遥遥举杯示意,快活的又喝了一杯酒。这是他喝的第三杯,而顾北不知道的是,这种酒的后劲相当强烈。奇洛平日里只浅浅的喝上小半杯而已。

可以预料的,在晚餐之后,摇摇晃晃回到办公室的顾北,已经完全醉倒。

Voldemort开始头痛,眼前这个笨蛋真是的从斯莱特林毕业的吗?更可恶的是他十一年来遇到的第一个巫师竟然是这样一个家伙!如果霍格沃茨近年来的毕业生都是如此的话……也许他不用和凤凰社对抗他们就会自己把自己消灭掉——用酒精和甜食?

顾北已经昏昏沉沉,酒精麻痹了他的大脑,让他瘫倒在椅子上,唯一保持的一点朦胧的意识也是迷糊不清的。新老板从他后脑勺上飘下,浮在他眼前很认真的思考着什么,顾北“嘻嘻”的笑了。“嘿,老板,你在想什么?新的竞争策略吗?”

Voldemort开始磨牙。“不……也许我该给你个钻心剜骨清醒一下?”

“钻心剜骨?”顾北茫然的抬头。“那是什么东西?”

“……”黑魔王非常郁闷!

没人知道这其实是顾北的第一次醉酒,所以也没人知道顾北原来喝醉了耍酒疯的表现就是乱说话。他吃吃的笑着。“老板……有没有人说你还蛮酷的?”

“……”敢这么说的人一定都死了!

“哎呀,老板,其实你真的蛮酷的,居然养宠物蛇,还会蛇语……唔,食死徒这个名字也很酷。”

黑魔王大人干巴巴的回答道:“谢谢夸奖。”

“哈哈,其实我说嘛,干嘛斗来斗去的……巫师数量还没麻瓜一个城市大,人家连原子弹都造出来了——”

“……原子弹是什么?”

顾北的眼睛亮的吓人,他忽然靠近Voldemort,直勾勾的盯着他,“原子弹你不知道啊?真是Out……就是炸弹的一种,美国对日本用过……一扔下去,轰!”

“二十万人都没了。”

Voldemort心中一惊,思索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