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作者:容恪 更新:2019-09-16

(”我只是哀悼一下熟悉的现状而已。顾北灰心丧气的跟在他们后面,海格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不知该说什么,又把哈利拉回来。“我去买坩埚和宠物,奇洛教授,你能带哈利去摩金夫人长袍店吗?”

“当然可以。”羞涩内向小鬼头什么的……最有爱了!

顾北很高兴的和哈利走进摩金夫人长袍店。摩金夫人是个和蔼的中年女巫,看见哈利进来了,笑着问道:“哦,又一个霍格沃茨的新生?”

哈利害羞的点头。摩金夫人笑着把两个人迎进屋子里面。“里面有一个男孩正在量尺寸呢——我想你的爸爸可以在这里等你一会儿?”

新老板在顾北的脑海里毫不留情的讽刺大笑。哈利飞快的偷瞟顾北一眼,后者有点尴尬,一时沉寂。

哈利低下头去,“夫人,您弄错了。”他张了张嘴刚要说下一句话,顾北揽过他的肩膀,笑嘻嘻的道:“没关系,我等在这里就好。”

摩金夫人笑着同意了。哈利的脸又红了,他急忙钻进帷幕后面,没过多久却气冲冲的跑出来一个金发苍白的孩子。他怒气冲冲,嘴里不停的嘟囔着什么,可爱的相貌却带着一丝高傲。

Voldemort老板忽然吩咐道:“跟上那个男孩!”

“……”老板你的性取向真的有问题吧!不过好吧,他只是个打工仔。他不无遗憾的与摩金夫人说了一声告诉哈利霍格沃茨再见,就推开门走出去,那男孩一头铂金色的发丝在哪里都十分明显,顾北在后面很容易追上他,看见他扑进了另一个铂金发色中年男子的怀里。

应该是父子关系。哦……他知道了,奇洛也知道这个人。这可是魔法界大名鼎鼎的人物——马尔福。

永远遗传的铂金发色和灰蓝色眸,以及高贵的血统和财富围绕的人生。马尔福家族就是所有小说中那种被人羡慕嫉妒恨的贵族家庭。想到自己怀里可怜的十一个金加隆,顾北也忍不住咽了口口水。

——那头铂金色的发其实是金子吗?真是令人妒忌!

Voldemort似乎带着怒气,重重的冷哼了一声,顾北立刻思绪飘远。“他们欠了你的钱?”

“……No。”

“那是你欠了他们的钱?”

“……黑暗公爵大人怎么可能欠债?!”

那为什么这么大的怨气?顾北闲闲的站在原地,黑魔王老板似乎在暗地里咒骂着什么,但是并没有下一个命令。

直到那一家子离开了,顾北走回摩金夫人长袍店,发现海格已经回来了,还送给哈利一只漂亮的猫头鹰宠物作为生日礼物。

顾北急忙翻了翻自己身上,发现除了窘迫的十一个金加隆和魔杖外什么都没有,他嘿嘿笑了笑,举起魔杖给哈利的破眼镜释放了个“修复如初!”

哈利的眼镜立刻变得崭新,他傻笑着道谢,顾北觉得自己应该明年给哈利继续送生日礼物。他很喜欢这个孩子。

哈利很快被送回去了。海格问他要不要一起回霍格沃茨。

“邓布利多校长在霍格沃茨等你。”

哦,霍格沃茨!那是他现在职业工作所在地。反正对于他这个打工狂来说同时兼职是很正常的事情——他可没想到自己还有当老师的一天哪!

顾北奸笑起来。什么作业啊习题啊一百遍的都来吧!奇洛老师绝对会让你们健康成长的!

两个人是通过壁炉回去的,顾北惊奇于这圣诞老人似的交通方式,海格的壁炉大极了,足够让他轻轻松松的穿了出去。

拒绝了与海格用水桶一样大的杯子喝酒之后,他走出小屋,眼前就是霍格沃茨雄伟的城堡。因为并没有开学而显得有些空荡荡的。顾北吃惊的看着这宽阔的场地,学校里甚至有森林和湖!亲眼见到果然还是觉得震撼啊……话说这真的是学校而不是某个国家森林公园吗?

后脑上的Voldemort似乎情绪有些波动,作为一个好员工顾北认为自己应当关心一下老板的身心健康,于是他忍不住问道:“你也是在这里毕业的?”

“是的。”

顾北想了一想,“你真的是斯莱特林的继承人?”

“……Yes。”

听到本人肯定的回答,顾北心花怒放,太好了!老板祖宗是斯莱特林!这可比李刚什么的牛X多了!不愁老板会破产让自己再一次没工作了!

Voldemort觉得他的新小弟正在想某些他不那么乐意知道的东西,他认为自己有必要控制住现在古古怪怪的奇洛。于是他怀疑问道:“你在想什么?”

“额……”顾北卡壳了一会,又十分真挚的问道:“在想霍格沃茨的薪水问题。”

黑魔王大人一口气没顺上,恶狠狠道:“你已经是我的员工了!”

顾北眨眨眼睛。“但是我可以兼职。”他补充一句。“你还没和我签合同呢。”

“……马上签约!”

最终他们这一天没能“签约”成功,当顾北走进霍格沃茨城堡,一只银白色凤凰飞到他头顶盘旋了几圈,这是霍格沃茨校长——他目前顶头上司的守护神,这位本世纪最伟大的巫师发明了用守护神传讯的魔法。

“那只可恶的老蜜蜂!”Voldemort语气酸溜溜的。顾北无视掉他的语气,跟着这只漂亮的鸟儿走上楼,来到一扇狮鹫石像的大门外,门打开了,一个须发皆白胡子很长戴眼镜的老人坐在办公桌前。

这是霍格沃茨的校长办公室,也是间非常奇妙的房间,有许多魔法用品,精致漂亮。书桌上的木架上还有一只真的凤凰——凤凰的尾羽是可以做成魔杖内芯的。顾北的注意力立刻被吸引过去了……这只凤凰有七八根尾羽!

“咳!”邓布利多干咳了一声。他也发觉奇洛有些不对劲了。“奎里纳斯,阿尔巴尼亚还好吗?”

如果按照他找到了老板和打工的话,是挺不错的。因此他随口回答:“还不错。”

“那就好。”邓布利多挥了挥魔杖,桌子上出现了一整套下午茶餐具。“来点蜂蜜糖?”

“哦……不了,我不吃甜食。”原因是以前低血糖时候吃得太多了……现在换了个身体也许是好事?没有胃病和低血糖了。

邓布利多似乎被拒绝过多次,习惯性的稍微表示了一下他的遗憾。顾北只给自己添了些红茶。两个人稍微用了些下午茶,邓布利多斟酌了一下,开口道:“关于下一年的黑魔法防御术课……”

顾北支棱起耳朵,这可是关系到他目前兼职的重要话题。

“我们换了课本,因为你在阿尔巴尼亚,所以没能够及时通知。”他挥挥魔杖,飞来一本书,顾北看到封面上几个大字:《黑暗力量:自卫指南》,昆丁·特林布著。

原来是这件事,没问题。邓布利多给他解决了一个大难题。原来的课本顾北可是不记得,现在可以趁着接下来还没开学的几天内把课本好好研究一下了。他马上接过书塞进怀里。“放心吧!我会好好看课本的!”

“……”他的眼疾手快让邓布利多愣了一下,这个小插曲打断了他原本的思路,但随即他又反应过来,干咳两声。“咳……那好吧。”

“另外,你对炼金术有研究吗?”比如魔法石什么的。

炼金术?那种可以让石头变成黄金的神奇技术?顾北两眼放光,却马上沮丧的暗淡下去,从奇洛的记忆中得知,炼金术这种东西失传太多年了。难道邓布利多是要……?

他兴奋问道:“邓布利多校长,您要传授我炼金术?!”

“咳咳咳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