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作者:容恪 更新:2019-09-16

相当惊奇的是,这只巨怪似乎还认识顾北,他的绿毛脑袋上两只小眼睛盯着顾北,并没有马上发动攻击。巨怪呼哧呼哧的喘着鼻息,呼出好像臭袜子或者下水道的恶臭气息。顾北在进入的那一刻就捂住了鼻子,泪眼汪汪的看着Voldemort。“老板,您闻不到臭气,是吗?”

“……我想我不需要你来提醒我现在的灵魂状态!”Voldemort冷哼。

顾北希冀的看着他。“所以,您能对付这只巨怪的,是吗?”

黑魔王大人不好的预感又浮现了。“……你想干什么?”他满是怀疑的看着顾北,后者一只手捏住鼻子,一只手捂住嘴巴,从手指头缝里挤出话来。“……其实我觉得巨怪最强悍的攻击方式是臭味,真的!”

“所以没有嗅觉的您现在来对付他再好不过了!”顾北一步一步往后退着。“像我这样正常平凡的人类怎么可能抵御这样可怕的攻击呢?由优秀的您来做才比较正确!”

“我会加油的!给您精神上的鼓励和支持!”

“……”Voldemort一瞬间呆滞了,而后露出恶狠狠的神情。“……钻心剜骨或者对付那只巨怪!自己选!”

顾北犹豫了一下,艰难的抉择道:“……轻点的——钻心剜骨?”

“!”果然是用错办法了吗?Voldemort咬牙切齿。“扣你工资!”

“啊啊啊!我马上就去一只巨怪而已怎么可能难倒身为优秀员工的我!”顾北瞬间提升了百分之一万的攻击,他奋勇的扑了上去,直接给了那个巨怪一个强效的咒语——“昏昏倒地!”

巨怪被咒语击中了,但是他厚厚的皮肤让这个咒语并没能够发挥最大效力,他晃了晃脑袋,似乎是现在才反应过来被攻击了,“嗷”叫一声,举起手里的大棒,就冲着顾北冲了过来!

顾北撒腿就跑,空旷旷的房间里他们俩兜起了圈子,两个家伙都嗷嗷叫着,一个兴奋一个是被熏的。Voldemort漂浮在半空看着笨蛋下属和巨怪搏斗,如果马尔福那个家伙——不,无论哪一个食死徒也不会笨拙成这样!为什么事情会发展成这个样子……是的,也许从十一年前就开始不对劲了!梅林的裤子!为什么他没能早一点察觉这个世界已经变化了?

巫师界需要保障员工工资和人权吗?需要吗?不需要吗?

跟不上时代发展了,难道我真的老了吗?Voldemort不禁这样想真,算年纪他虽然没有邓布利多那么大年纪,却也是爷爷辈了……于是他和笨蛋下属之间的沟通问题,应该归结于年龄和时代造成的代沟?

黑魔王大人风中凌乱了,不——我为什么会想这些事情?!都是奇洛这个笨蛋!

下方的顾北在搏斗中终于获得了胜利,巨怪庞大的身体轰然倒地,脑门上一个明显红肿的大包,顾北很是快活的叫道:“老板,我成功了!”

他得意洋洋,“所以说人生一定要有执着的目的!巨怪什么的都是浮云!谁也阻拦不了我加薪的坚定信心!”

笨蛋的运气都好吗?Voldemort抑郁的开口。“下一个房间!”

下一房间是斯内普的魔药以及简单的逻辑推理,对这两样都一窍不通的顾北茫然的眨巴眼睛,望着他老板。

“哼。”Voldemort心里舒坦了一些,笨蛋就是笨蛋,他很是慢悠悠的拖长语调。“那一瓶,最小的那个。”

顾北很听话的上前,拿起小瓶子饮了一口其中的液体。

沁凉的滋味一直蔓延到身体深处,顾北嘀咕着“好凉”穿过了火焰,眼前大概是最后一个房间了。这里什么都没有——除了一个很大的,一人多高的巨大镜子。

见多识广的Voldemort立刻认出来,“厄里斯魔镜……邓布利多真是不惜血本。”

他赞叹似的漂浮到镜子前,古朴的境况上有古魔文的花纹雕刻。“这面镜子可以看到人心深处的**……最想要的东西。”

顾北茫然上前,站在镜子前,镜子在他的视线中快速的变化了。一阵淡淡的白光,他看得到的是自己,和……

“爸爸,妈妈?”

顾北情不自禁的双手触碰那镜面,镜子中的中年夫妻只是和蔼的笑着,不断的朝他招着手,熟悉的亚裔面容上是记忆深处曾印刻铭记的温暖的微笑。

他的眼睛不禁湿润了,Voldemort有些烦躁的开口。“告诉我,你看到了什么?”

“我看到了我的父母……”顾北像是无意识的回答着,镜面又开始了新的变化,Voldemort模糊的身形忽然出现在镜子中。

“还有您……”

Voldemort挑眉了。“看到我?看到我什么?”

“我看到您在给我发薪水。”顾北诚实的说着。“我看到您发了一万金加隆给我,我拿回家给爸爸妈妈看了,他们夸我打工的很好。”

“……--#!”黑魔王各种暴躁了!

顾北还在痴迷的望着,这魔镜触动了他心上最柔软的一处,暗藏在久远回忆中的许许多多忽然在此刻涌现出来,无数美好的悲伤的情绪瞬间侵袭了他的全部。顾北忍不住抚摸着平平整整的镜面,指尖的冰冷让他瑟瑟了下,似乎不愿意清醒,他沉迷的直直的盯着它,面露迷醉的神情。

Voldemort自己也望向那面镜子,镜子很快变幻起来,化作无数他所希望得到的东西——万国的荣光匍匐在他脚下,权利与长生交织的迷梦盛大美妙。角落里突然出现一个不甚清晰的人影,Voldemort正要寻找,却隐匿无踪。

身后忽然传来一个男孩尖叫的声音。“奇洛教授?!”

顾北下意识的转身,房间里突兀出现的男孩,是……“哈利?”

“哈利?你怎么会在这里?”

“是你!”哈利难以置信的喊叫。“怎么会是你!”

男孩的脸上全是震惊,他望了望一边的Voldemort,又看了看顾北,忽然神色复杂,他手中紧紧的抓着魔杖,缓慢却坚定的举起来,对准了顾北。

“你们是来偷魔法石的。”他吐字清晰。“我不会让你得逞的!Voldemort!”

Voldemort沙哑的大笑起来。“男孩,你也想像你父母一样的死去吗?”

“与Voldemort大人为敌是不明智的。”

顾北惊讶的瞪大眼睛。Voldemort与哈利的谈话继续着。“我轻信了预言……你的母亲为了保护你而死?嗯?那一定是邓布利多教给她的办法!什么爱与守护……这十一年来我都成了什么样子!”

“苟延残喘,附身动物……可是我还活着,Voldemort不会就这样被消灭的。你想阻止我?像你父亲母亲一样的阻止我?他们临死前可是苦苦哀求我叫我饶他们一命呢……”

这些话激怒了哈利,他愤怒的瞪着Voldemort,激动的大喊。“你说谎!”

顾北不知所措的听着,Voldemort转过来命令道:“抓住哈利·波特!让他去找魔法石!那东西就在镜子里!”

“不,不……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顾北吃惊于他听到的话。哈利惊讶的看向他,Voldemort猛地住了嘴。

“奇洛教授……”哈利叫了一声,有个念头在他脑海里越来越清晰,他有些希冀的看着顾北。“你是被胁迫的,是吗?”

“你并不知情?”

“知道什么?”顾北很茫然。他脑袋里此时乱糟糟的,无数乱七八糟的情绪在争夺主导权。哈利眸中闪过一丝希望,他快速的说道:“Voldemort是神秘人!他是个残暴的魔王!”

“他不是好人!还杀死了我的父母!”